72 突如其来的病情(1 / 1)

第二天众人起床都很早,大家都有点期待着能回到安全的地方摆脱辛苦颠沛的日子。

但是等到众人都坐在餐桌旁,却发现斐瑞和谢里尔都没有从楼上下来。

“时间不早了,我上去看看。”兰伽略微有点担心,如果不赶快下来吃早饭,或许他们就没有吃饭的时间了。飞舰出发的很早,他们天不亮就要赶去。

“我和你一起。”亚撒擦了一下嘴,也站起身跟在后面。兰伽皱了皱眉,但是没有说什么,默许他跟着一起上去了。

刚走到二楼的走廊,他们就看见了蹲在斐瑞门口的谢里尔。

“谢里尔。”兰伽走过去“斐瑞呢?你们再不下去就要耽误了。”

“不行,我半个小时之前就在这里守着了,不管怎么说他都不开门。”谢里尔垂头丧气的,显然是完全没有想过破门而入这种方式。

兰伽不知道斐瑞在搞什么,不过他总得配合一下。他绕过谢里尔,敲了敲门,喊:“斐瑞,你怎么了?开门让我们进去。”

“别进来……我一会儿就出去……”虽然语气依然听起来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但是兰伽听出了他声音里掩饰不住的虚弱,他不由的也担心起来。

“斐瑞,你到底怎么了?我们能帮你吗?”兰伽拍打着门板,可是斐瑞没有再回应他,甚至房间里面连一点声响都没有。

“亚撒。”兰伽觉得事情不对劲,尽管他知道这可能是斐瑞为了逃跑而想出的计划,但他却无法抑制自己的担心,他退后一步,喊亚撒过来。

“撞门吧,斐瑞他不对劲,我们不能让他自己在里面,搞不好会出事。”

“好。”亚撒微微侧身,把兰伽挡在身后,抬脚对准房门一使劲,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门直接被整扇从门框上卸下来踹倒在地。

加布加卡人使用的是非常传统的木门,并不结实,因此踹倒对亚撒来说毫无难度。

“斐瑞!”谢里尔第一个冲了进去,当他看到躺在床上的斐瑞,发出了惊呼“你怎么了?难受么?怎么会这样……”

兰伽和亚撒跟在后面进来,也看到了此时被谢里尔抱在怀里的斐瑞。他面色通红,双眼紧闭,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他生病了!该死的!”谢里尔悔恨的一拳砸在地板上“我该早点进来的!他……我要带他去看病!”

谢里尔不等兰伽反应过来从床上抱起斐瑞就往外跑,还好亚撒动作快,拦住了谢里尔。

“谢里尔!你现在冲出去有什么用?”亚撒摁住谢里尔,这时候的哨兵力气大的像牛一样,亚撒制住他也有些费力。“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你带他出去能找到医生吗?!”

“可是……”谢里尔听进去了亚撒的话停住脚步。

“谢里尔,斐瑞他看起来只是发烧了而已,你先把他放在床上,难道你要抱着一个病人到处乱跑吗?”兰伽也过来劝说他,他隐隐明白了斐瑞打的主意。

“我知道了。”谢里尔感到非常难过,他看着生病的斐瑞,心里责怪他的鲁莽。

“我去亚力士叫来,让他给斐瑞一些药。亚撒,你也来吧。”兰伽叫着亚撒和他离开了,房间里只留下谢里尔和斐瑞。

兰伽这么做其实是有私心的,他知道恐怕这次他们如果成功离开,斐瑞一定会躲得一辈子都不让谢里尔找到。所以他把这或许是最后的独处空间留给他们,尽管斐瑞昏睡不醒。

亚力士很快过来了,斐瑞的状况不会危及生命,这让他们都松了一口气,但是亚力士接下来的话让他们都皱起了眉头。

“虽然现在这样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他现在不适合随意挪动,恐怕更难以承受旅途的劳累。”亚力士心里有点怀疑,他觉得斐瑞这病来的有些蹊跷。但是他又想到斐瑞的身体一直很差,再加上最近情绪波动比较大,生气或是难过之下病倒也不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也没有深究。

“那怎么办?飞舰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就要离开了。”安格斯看了看时间,有些焦急的问亚力士,他对这状况感到束手无策。

“唉。”亚力士叹了一口气从随身的药箱里拿出几瓶药剂来对众人说“把这些药按顺序隔一段时间给他喂一种,如果一个小时以后他能醒过来,那带他上飞舰应该问题就不大。要是醒不过来……”

亚力士没有说下去,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那样就恐怕要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了。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这样。”兰伽叹息着,他突然想起什么,抬头对其他人说“我们不要都留在这里,人多也不会对斐瑞的病情有什么帮助。我想不如这样——”

兰伽提出了他的意见。

“我们分开两队,一部分人留下来照顾斐瑞,另一部分人去飞舰那里等着,如果斐瑞到时候能醒过来,那留下的人就带着斐瑞赶过去,然后一起离开,怎么样?”

“要是斐瑞哥哥到时候没有醒呢,那怎么办?”萨拉担心的看着兰伽。

“如果他没有醒过来,那么想走的人就先走。毕竟飞往联邦的飞舰票价昂贵,我们这次如果不走,恐怕剩下的钱不够再支付一次所有人的费用。而且,如果有人先回去了,也可以再让联邦星上的人来接我们不是吗?”

兰伽说的合情合理,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那谁留下?”安格斯提出了疑问。

毫无疑问,谢里尔肯定是要留下的,兰伽也决定要留下来帮忙照顾斐瑞,毕竟谢里尔平时大大咧咧做事粗手粗脚,照顾起病人来让人很不放心。

“我也留下来。”亚力士也主动提出了要求,他懂药剂,其他人也觉得让他留下来比较稳妥,但是兰伽却皱起了眉。

“亚力士,只要按时给斐瑞吃这几种药就好了吗?还有什么其他注意事项吗?”兰伽问道。

“没了,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亚力士摇摇头。

“那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留下来的比较好。”兰伽轻声的说“你看,你交代的这些事情我们都能做到,所以多留下一个人有什么用呢?关键的是,我害怕斐瑞醒过来以后恐怕不愿意见到你。如果他再生气的话……”

大家都没有说话,大家都知道斐瑞爱生气的性子,也多少发现他之前一直和亚力士不和,而亚撒和谢里尔更是知道真正的原因,所以他们对兰伽的话都没法反对。

“那就这样吧,其他人去收拾自己的东西,时间差不多了,该出门了。”亚撒的话使他们想起了时间的紧迫,都纷纷离开各自做准备去了。

“兰伽。”等其他人都出去了,亚撒亲密的坐在兰伽的身边“我和你一起留下来。”

“啊,不,不用了。”兰伽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赶忙推拒“这里有我就行了,安格斯不靠谱,他们那边你不跟着我不放心。”

如果亚撒真的留下来了,那么就意味着兰伽他们的计划完全泡汤了,因此他想尽办法拒绝。

“可是留你在这里我也不放心。”亚撒见兰伽对他的亲近没有太大反应,于是得寸进尺的整个人靠了上来,亲近的挨着兰伽的侧脸说话。

兰伽被亚撒的动作吓了一大跳,赶忙去看床边的人,发现谢里尔只一心一意的看着斐瑞丝毫没有察觉他们这边,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推了推像条大癞皮狗一样黏在他身上的亚撒,可是毫无作用。兰伽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不去想昨天亚撒说的那些话。

“哪有什么可不放心的,谢里尔不是在这里吗?”兰伽劝说着亚撒,希望他不要留下。

“可是我不愿意和你分开。”亚撒的眼睛盯着兰伽,表情真挚,可是这却让兰伽的背后一下子出了冷汗。

“怎么会分开呢……只是暂时的而已。”兰伽打着哈哈应付亚撒。

“可……”

“哪有什么可是!”兰伽打断了亚撒的话“亚撒,我问你,如果我没有去找你,那你会怎么样?会坐上飞舰和安格斯他们离开吗?”

“当然不会。”亚撒回答的斩钉截铁“我会回来找你的。”

“那既然这样。”兰伽捧住亚撒的脸,冰蓝色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的问“那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亚撒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顺着兰伽的心意摇了摇头,并且发誓一般的说:“如果你没有去,兰伽,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我知道……唔!”兰伽还没有说完,,嘴就被另一个人火热的双唇堵住了,亚撒一手揽住兰伽的腰,一个手固定住兰伽的头,毫不客气的亲了上来。

兰伽呆了一会儿,看着亚撒近在眼前的面孔,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顿时脸爆红。他推了亚撒几下,没有推动,亚撒本以为他会生气,却没想到兰伽放弃了反抗,闭上了眼睛头微微抬起,承受着亚撒给予的热吻。

亚撒欣喜若狂,他有些急躁的撬开兰伽的牙关,掠夺式的亲吻吮吸着。兰伽因为他的粗暴而有些无法承受,忍不住发出“呜呜”的声音。可亚撒却好像上瘾了一般,陶醉的品尝着向导的唇舌,掠夺着他的津液,知道兰伽几乎无法呼吸才放开他。

谢里尔听到了这边的声响,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兰伽终于摆脱了亚撒的魔爪,站起来大口呼吸。亚撒反而是一脸的喜气洋洋,不等兰伽反应过来在他侧脸印上一个吻才离开了。

“还有多少?”谢里尔担心的看着兰伽给斐瑞又一次喂下一瓶药剂去,他的心里既心疼又忧虑。

“还有最后一次。”兰伽看了一眼时间,这个时候,其他人大概已经到了飞舰登舰的地方了。“如果喝了最后的一次还醒不过来……”

“没事,我会陪着他的。”谢里尔低头吻了一下斐瑞的手背。

唉!兰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但是脸上却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

“好了,到时间喝最后一次了……咦?!”兰伽遍说着遍去拿药的地方,却在看到那里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惊呼。

“怎么了?”谢里尔抬起头看着兰伽。

“药、药不见了!”兰伽焦急的翻找着周围,可就是没有发现那瓶药的踪迹“……怎么会,我明明放在这里的!这……”

“什么样子的?”谢里尔也走了过来。

“蓝色的,和这瓶长得很像,亚力士嘱咐过要这两瓶一起喝。”

谢里尔听了赶忙过来帮忙找,可是任他们两个人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失踪的那瓶药的影子。

“就只有这一瓶吗?没有别的备用的了?”谢里尔问兰伽,眼看一个小时很快就会到,如果斐瑞无法醒来那他们就只能留在这里了。

“没有了……”兰伽摇着头,突然之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亚力士那里一定还有!我、我这去拿!”

兰伽说完就要往外跑,却被谢里尔一把拉住了。

“你留在这里!我比较快,我去拿!”谢里尔话音刚落,就跑没了人影。因此他也没有看见,在他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在床上本该昏睡不醒的斐瑞,突然睁开了眼睛。

“谢里尔?”亚撒正在登舰入口处焦急的等待着,却看见谢里尔突然跑了过来。“你怎么来了?兰伽和斐瑞呢?”

“在,旅馆。药……亚力士呢?!快带我去!”谢里尔心急,说话逻辑都有点混乱了,亚撒被他这样子吓了一跳,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赶忙追问谢里尔发生了什么。

正好这时亚力士安格斯他们看到这边有人来了,都走了过来。谢里尔赶忙让亚力士给他拿药,这才安定了一点,把旅馆里发生的事情给众人说了一遍。

“药?失踪?”亚撒反复念叨着这两个词,突然一把拉住了谢里尔。

“你干什么?!”谢里尔正要赶回去,却被亚撒一把拉住了,口气瞬间有些不好。

“我觉得有些奇怪。”亚撒解释道“我和你一块回去。”

最新小说: 有风险就对了 辐射的秘密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城市新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