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夜半访客(1 / 1)

斐瑞躺在房间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白天谢里尔单膝跪在他身前,用嘴帮他的样子。更难堪的是,他还会忍不住想起那种极致的感觉,那种迷乱的快乐,让他既羞耻又迷恋。

他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什么糊涂,怎么会觉得自己竟然可能喜欢这种堕落的感觉。

这样一想,他惭愧和恼怒一起涌上心头,脸色也从不好看了许多。

大家今天都有点累,再加上难得的好心情,都早早的休息了。尤其是萨拉和安格斯,当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是相互搀扶着走进来的,据他们自己说,他们一直在长桌旁大吃大喝到天黑,直到感觉自己一打嗝食物就会从食管里喷出来,他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不过萨拉说,他们只是热爱那种气氛舍不得离开而已。

夜已经深了,所有人都陷入了睡梦。旅馆的走廊上一片静悄悄,只有一个黑影正无声无息的接近斐瑞的房间。

要是放在平时,谢里尔总睡在斐瑞旁边那个房间,哪怕是睡的再熟,斐瑞这边一有点风吹草动他都能听见。

可是今天的谢里尔在别人看来有点奇怪,他从下午回来就没有再露面,等晚上休息的时候更是主动跑到了亚撒的房间,宁愿和他挤一张床也不愿意回自己的房间。正是因为这样,那个蹑手蹑脚猫着身子的人才得以毫无障碍的潜入了斐瑞的房间。

门发出很轻的“吱呀”一声,床上的斐瑞立刻听到了这声音,他一下子吓出一身冷汗。在这么一个异族居住的星球上,一家陌生的旅馆里,半夜闯入他房间的人,他本能的感到害怕。

这一切,联想起白天在广场上发生的一切,斐瑞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他清楚的记得那些恐惧,让他假装熟睡的计划破灭。他的眼皮抖动着,面部肌肉紧绷,整个人都僵硬的像一块木头,没有人会这么睡觉,如果来的人眼睛不瞎,一眼就会看穿他蹩脚的演技。

斐瑞感到有汗珠从脸上淌到了颈窝里,划过的痕迹有些发痒,但是他不敢动,一动不动。他暗暗蓄积着精神力,悄悄释放出自己的精神触手试图包围对方,但是他的意图却被对方识破了!

“收回去,斐瑞!”

是熟悉的人!斐瑞吃了一惊,迅速的睁开了眼睛。

果然,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本应该已经熟睡的兰伽。

“你在这里干什么?”平定了心情,斐瑞坐起身皱起眉头来问兰伽。他想不通兰伽有什么事需要半夜偷偷潜入他的房间和他说。

“我有话和你说。”兰伽示意他听自己慢慢说“我们后天就要登上回联邦星的飞舰了,这你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斐瑞嗤笑起来“这些不是你亲手操办以后亲自告诉我们的吗?怎么现在还要问我?”

“不是问你。”兰伽摇摇头“我想要告诉你的是,后天从这里启程的有两班飞舰是同一时间出发的,其中一艘,就是去往联邦星的。”

“你和我说这些干嘛?”斐瑞的疑惑没有因为兰伽的解释而减少分毫,反而加深了。

“我想要说的,是另一艘。”兰伽的眼睛里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但很快被他完美的掩饰起来了“我一共订了9张票,斐瑞。”

“什么?你是说……”斐瑞突然站了起来,吃惊的看着兰伽,好像他刚刚说了什么疯狂的话。“你的意思是……”

“对。”兰伽知道他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肯定的点头。

“那……”斐瑞显得有点不安,追问道“目的地是哪儿?”

“丝丝摩星系,离这里很远,并且偏僻。那里有可以飞往数个地方的飞舰,到了那里离开别人会很难知道你究竟去了哪里。”

“这……这……”斐瑞的表情焦躁而又不知所措,他站起身来,开始不自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话一次次的涌到嘴边又被他压了回去。

“我知道你恐怕会遭受痛苦、不安和焦躁,斐瑞。”兰伽走过去握住斐瑞的手“但是我希望你能换来的是自由。”

“这、这……让我再想想……”斐瑞推开兰伽的手,低着头走回床边去。兰伽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却清楚的看到他连脚步都在颤抖。

症状已经开始显现了。兰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书上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哨兵和向导之间是最深的羁绊,单单是想到要离开自己的哨兵,斐瑞都已经从身心上都感到痛苦不堪。哪怕他对于那个哨兵并没有真正的爱情,可这种分离对他来说却依然是无比残忍的,哪怕这是他真正意愿上所期盼的。

兰伽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斐瑞被绑在谢里尔身边意志消沉而痛苦,但是换而言之,他也做不到强行把他从谢里尔身边带走,让他因为离开哨兵而被自己的本能折磨。

所以他残忍的把这个决定权交到了斐瑞自己手里,让他来决定。

“不管你如何决定,我都尊重你。”兰伽叹了一口气,带着深深的无奈“但是一定要快!无论你怎么想,明天必须把你的回答让我知道。”

“好……好,我知道了……”斐瑞把头埋进枕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回答。

兰伽看他这个样子,道了声晚安,轻轻地带上门走出去了。

斐瑞感到有冷汗止不住的从后背留下来,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微微的疼痛!斐瑞咬紧了下唇,他毫无怨言,他知道这是惩罚,对自己想要背弃自己的哨兵的惩戒。

这只是个警告,如果他真的同意了兰伽的提议,恐怕更多更严厉的惩罚还在后面,但是谢里尔发现他逃走之后的怒火就能影响到他让他不得安宁。

但是……

一阵针刺一样的疼痛袭向斐瑞的大脑,他捂住了太阳穴,难受的闭上了眼睛,不敢再往下想。与此同时,在亚撒房间的谢里尔突然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

斐瑞原本以为自己会难以入睡,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不但睡着了,还做了一晚上的chun梦,梦的主角一个是自己,另一个不用说,当然是谢里尔。他们两个在山洞里,在小广场上,在旅馆中,甚至在昏暗的街角,不断的缠/绵着,没有停歇。

他发出令自己都觉得羞/耻的声音,主动索求着谢里尔的亲吻。哨兵对他的所有要求一一满足,全心全意的取悦着他,那种温柔的臣服的姿态,好像斐瑞才是主导他的那个哨兵。

一夜chun梦的后果就是,当早上睁眼发现旁边趴着谢里尔的时候,斐瑞吓得心脏都快停跳了。

他第一反应是踹下谢里尔去,可是伸出脚又觉得自己矫情的像个小姑娘,把脚收回来,斐瑞盘腿坐在床上,紧皱眉头苦恼的看着趴在自己床头的一大坨,苦恼不知道怎么办。

呆坐了半天,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样更傻。懊恼的起身拿起衣服,跨过谢里尔,走到洗手间里去换衣服。

本来在床边应该睡着的谢里尔,突然抬起了头,他的鼻子下面挂着明晃晃的一溜鼻血。

刚才……斐瑞的睡裤中间是湿的。他从谢里尔身上跨过去的时候……要知道,哨兵的嗅觉都是非常灵敏的。

早饭的时候,大家非常惊奇的发现,之前一度面色阴沉垂头丧气不敢靠近斐瑞的谢里尔突然又恢复了殷勤的忠犬样,跟在斐瑞身后团团转。而更让人想不通的是,斐瑞虽然依旧对谢里尔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是却也不再拒绝他的殷勤,这让众人都摸不着头脑,好像之前剑拔弩张的不是他俩了。

唯一沉默着看着这一切的是兰伽,他明白斐瑞已经做了决定。看他的样子要么是已经决定和谢里尔冰释前嫌好好过下去,要么就是……

他不愿意再往下想,低下头吃早餐。

倒是亚撒看出兰伽心情不好,悄悄的从餐桌下面伸过手来碰兰伽的胳膊,兰伽没有理他,看也不看一眼挪了挪椅子到了亚撒魔爪所及范围之外的地方,搞得亚撒很是郁闷。

“兰伽,你有空我们出去走走。”饭吃到一半,斐瑞突然拉开椅子站起来。

“什么?”兰伽有点吃惊的看着他。

“吃完饭再去。”亚撒趁机把椅子也挪了过来,按住兰伽放在餐桌上的手握紧“吃完饭我陪你们去。”

“哼!”斐瑞连瞥都没瞥亚撒一眼,对兰伽说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我没有兴趣恶心自己。”

说完话斐瑞起身就往外走,谢里尔赶忙丢下面包跟着他往外走。斐瑞却突然在门口停下脚步,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票在谁那里最好把我的那一份保管好,我已经在这里待够了!”

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斐瑞转身就走了,只有兰伽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

“兰伽?”亚撒突然出声吓了兰伽一跳。

“嗯?怎么了?”

“票你是不是还拿着?”亚撒的话让兰伽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但是他很快冷静下来,因为他清楚亚撒不可能知道他做的事。

“对,在我这里。”

“交给我保管吧,斐瑞说的对,还是小心一点好。”果然,亚撒的话和兰伽猜的差不多。

“好。”

兰伽从口袋里取出一沓票递给亚撒,亚撒数数,正好七张。

最新小说: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城市新农民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辐射的秘密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有风险就对了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