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敏言情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绝对引导[未来] > 55 突袭加布加卡部落

55 突袭加布加卡部落(1 / 1)

“这是怎么了?”萨拉听到他们回来,高兴的跑过来接他们,却发现谢里尔手里还提了一个人。

“这是谁?”萨拉好奇的问,她想要靠近看一看,却没想到对方突然像野兽一样冲着她恶狠狠的龇了龇牙,吓得萨拉后退了好几步。

“老实点!”谢里尔在那家伙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对方这才安静下来“不过是个小鬼而已。”

的确,虽然他力气大的惊人,兰伽和斐瑞两个人都很难制住他,但是在乱七八糟的头发下遮盖着的的确是一张黝黑稚嫩的脸,发亮的黑眼珠让他看起来像只随时会咬人的小凶兽。

“是本地的土著,加布加卡人。”兰伽和萨拉解释道,随即又对亚撒和谢里尔说:“先把他绑在树上,我们来吃东西,吃完再解决他的事情。”

看着谢里尔把那小鬼捆紧了,兰伽招呼道:“斐瑞,你也过来和我们坐一起吃吧!”

萨拉也高兴的劝说道:“是啊,斐瑞哥哥,过来我们一起嘛!”

斐瑞看了他们一眼,一声不吭的拿了食物,自己远远的坐到另一边去了,谢里尔想要靠近一点又不敢,只好在他对面的一块石头上坐下,一边吃东西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兰伽不知道和谢里尔说了什么,虽然斐瑞对他们的态度依然不怎么样,但是却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

吃完早饭,其他人收拾东西,兰伽和安格斯走过去问那个小鬼。两个人都会说本地话,他们在那边叽里呱啦的说,其他人一个字都听不懂。亚撒有点郁闷的问萨拉:“这是你们的必修课吗?”

萨拉摇摇头:“不是,只是兰伽哥哥和安格斯曾经有事来过这附近一趟而已。”

那小鬼开始嘴巴紧的很,后来不知道兰伽和他说了什么他才渐渐的放下了戒备,叽里呱啦的兰伽争论起来,过了没一会儿他又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他的嗓门特别大,哭声在旷野中非常清晰响亮,一下子吓了所有人一跳。

安格斯赶快冲上去捂住他的嘴,兰伽无奈的扶住了额头,等他安静下来一点,才继续和他沟通,对方在兰伽一遍又一遍的解释中终于平静了下来。

“怎么样?他说什么?”亚撒看兰伽一副身心俱疲的样子,心疼的走过去给他揉了揉肩。兰伽很自然的接受了亚撒的好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俩在别人眼里看来是一副暧/昧的样子,斐瑞更是脸都黑了。

“他是个加布加卡人,叫做槭,他们的部落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兰伽向众人解释“他是出来找食物的,今年他们打猎获得的猎物不足,他和他的母亲没有分到多少食物,这个冬天可能就要挨饿,所以他才一个人偷偷跑出来想在部落的人大规模到这边捕猎之前弄一点食物回去。”

兰伽的话里带着对男孩的深切同情,加布加卡人族内等级森严,成年男人拥有者绝对的权利,未成年人、妇女和老人必须依附男人才能存活,槭和他的母亲孤儿寡母两人在部落里地位低下,很明显日子过得并不好。

“那他刚刚哭什么呀,兰伽哥哥?”萨拉奇怪的问道。

“他哭是因为我们要带他回他的部落里去,他很害怕。”兰伽斟酌着,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回去哭什么?!不想回去了?”斐瑞也皱着眉走了过来,他虽然嘴巴最坏,脾气最差,其实心也最软。听到兰伽的解释,他内心也对对方的不幸产生了同情。

“因为他说,如果我们带他回去,族长就会杀了他,也不会放过他母亲。”兰伽回答。

怎么会这样?其他人听到这个答案都皱起了眉头,他们只听兰伽和安格斯说过加布加卡人非常的排外封闭,但是从来没有说过他们还嗜杀啊?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连自己的族人都不放过?

似乎是看出了众人的疑惑,安格斯主动接过话来解释说:“都说了他们排外,如果这小鬼带外族人回去,无论我们是抱着什么目的而来,族长都会先杀了他的。”

“那要是我们先放他回去呢?然后我们再去,这样他不和我们一起出现就没问题了吧?”一直安静听着的亚力士突然说话了,其他人听到这个提议也纷纷赞成,但是兰伽却摇了摇头。

“我们刚刚也这样和他说过了,但是他说他还是会死的”兰伽的回答让众人都感到奇怪,不明所以。

“他说他回去以后会向族长报告我们的事,那样族长就会知道他私自寻找食物还接触过外族人的事了,他照样不会放过他。”兰伽回答。

“那他干吗给那个什么狗/屁族长报告?他傻吗?他要是不说出去谁知道?!”谢里尔实在是弄不明白这小鬼怎么想的,忍不住嚷嚷了起来。

“他说,他不能放任外来人侵/犯他们的领地”兰伽显然也无奈极了“他说他是有种族荣誉感的加布加卡人。”

“这是什么死脑筋,我们七个人去侵/犯他们族?我们疯了吗?”谢里尔问道,很明显在场的其他人也跟不上这个有“种族荣誉感”的加不加卡人的思路。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还去不去那里了?”

“去,当然要去,我们得去要地图,去中心城的地图!那里才有办法去主星,然后再搭载飞舰去联邦星,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有人都沉默了,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是一道阻碍行程的难题,但是对于槭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无妄之灾。他本来只不过是为了出来找一点过冬的口粮使他和母亲得以果腹罢了,如今一旦他们考虑不周全,不但槭会送命,连他母亲也要收到牵连。

“如果,”亚撒在一片沉默中开口了“如果不是他带我们回去,而是我们主动闯进去的呢?”

“你想怎么做?”兰伽问他。

“过来。”亚撒把众人叫到一起,小声把自己的想法和众人说了一遍。

“好,就这么办吧!”众人听了他的办法,都是眼前一亮。

“但是有一点要注意一下,谢里尔,尤其是你”兰伽叫住了谢里尔“无论你和斐瑞之间怎么样,但是不要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加布加卡人对同/性之间的……非常反感。”

“呵,要注意的只有我吗?”谢里尔意有所指的嘲笑到,兰伽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顿时尴尬起来。

“嗯,我们也会注意的。”亚撒走过来,面不改色的回答。

兰伽:“……”

“兰伽哥哥”萨拉扯扯兰伽的衣角,弱弱的问“我不喜欢同/性,我,我可以默默的萌么?”

“不可以的萨拉”兰伽叹了一口气回答“他们会把你当成变/态的。”

萨拉:“……”

加布加卡人的部落里,男人们正在懒洋洋的高谈阔论,他们今天刚刚打猎回来,尽管又没有多少收获,但是男人们认为这是因为女人和小孩越来越能吃了的原因,而不是他们没有尽力。

女人们默默的坐在角落,搂着他们饿的面黄肌瘦的孩子,处理着男人们带回来的猎物。还有一部分女人出去采集果实和野菜了。

一切看起来都非常平静和正常,但是意外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一群陌生人突然冲进了部落,男人们立刻拿起手里的武器冲了过去,但是当女人们看清陌生人们手里抓的东西时,却尖叫了起来。

“槭!”一位看起来最瘦弱,衣着最破烂的妇人尖叫着冲了出去,又被旁边的女人拉了回来。

男人们这时也看清了,那群人手里捉的不是别的,正是在部落周围玩耍的孩子!虽然他们不太在乎这些小鬼,但是现在被捉住的几乎是部落里所有的孩子,他们的脸色也变了,不得不暂时停下进攻的脚步。

“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族长听见声响从里面冲出来,他是一个高大的强壮男人,不难看出他在这个部落享用着一切最好的资源,他满脸横肉并且凶狠的像一头狗熊。

“把你们的地图交出来!”兰伽不和他们废话,直接讲明了来意。

“想的美!我们凭什么交给你!”族长显然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他还看不清眼前的形式,恶狠狠的大叫。

“凭什么?”安格斯冷笑一声“就凭这个!”

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抵在一个孩子脖子上,加布加卡人不认识枪,却认识这种凶器。

“槭——!”槭的母亲看着那个被抵住的孩子,更加凄厉的尖叫起来,几乎要哭晕过去。

“不交出来,就一个个的杀!杀光为止!”平时傻乎乎的安格斯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让其他人看着都好笑,但是却不敢在这个当口笑出来。

“这……”族长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这群陌生人是怎么做到的悄无声息的抓住了这么多孩子。他不知道哨兵和普通人之间的区别,对付整个部落或许做不到,但是抓住这些孩子却并非难事。现在族长哪怕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也能看出这群人绝不好惹。

“我们需要商量一下!”族长犹豫了一会儿,和部落里其他男人交换个眼色,提出了要求。

兰伽把这句话小声翻译给亚撒,亚撒听了冲安格斯点点头,安格斯回答到:“好!”

得到他们的同意,男人们聚到了一起小声嘀咕起来,女人们聚在一起哭泣,她们无权加入男人的会议。

但是,加布加卡人自以为非常小的声音,却其实一字不落的进入哨兵们的耳朵。

最新小说: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辐射的秘密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有风险就对了 城市新农民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