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要你想着我(1 / 1)

一行人到底还是没能在天黑之前赶到那片房子那里,只好找了一个相对视野开阔平坦的地方支好帐篷过夜,好在这里离着加布加卡人的聚集地也不算远了,在他们平时的活动范围之内,野兽出没不会太频繁。

其实他们本来赶一点夜路也能赶到,但是兰伽阻止了他们。入夜之后靠近加布加卡人的部落绝非明智之举,这里既然是比较安全之地了,那么宁愿冒一点风险露宿野外也比在夜里接近他们要好得多。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不会吧,这样太古怪了……”谢里尔任劳任怨的拾着柴火,一边听兰伽讲这个星系的风俗,一边偷偷瞄坐在不远处的斐瑞。

被冷落了这么多天以后他大概也意识到了,他的向导对他并不是像自己一样,他不喜欢他,没有一点好感,再不客气一点说,斐瑞讨厌他,非常讨厌。

明白这一点的谢里尔非常的沮丧,一改往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变得闷闷不乐,整天小心翼翼的守在斐瑞身边。可惜的是他越围着斐瑞,斐瑞就越心烦,斐瑞的心情不好,谢里尔也更加低落。如果谢里尔脑袋上长出两只大耳朵,那现在一定是耷拉的。

谢里尔的灰狼也出来跟在他们后面,从那天以后,它就再也没有缘分见到斐瑞的豹猫。现在主仆两个只好可怜兮兮的一起跟在斐瑞后面,像俩受气的小媳妇不敢吭声。

“当然”兰伽也看出了谢里尔的尴尬和难过,但是他不想同情他。任何事都不能是侵/犯另一个人的理由,更何况哨兵向导之间的羁绊至深,一次冲动就绑定了另一个人的一生。这对斐瑞并不公平。

“加布加卡人在入夜之后就会派人轮流在部落周围巡逻,他们所防范的并非只是黑夜中觅食的野兽,还有那些可能趁着夜色入/侵的外族人。一旦他们在黑夜中发现了陌生人,无论对方是否怀有恶意,都会立刻发起攻击。”兰伽一边解释,一边把黄油放进锅里加热化开,开始准备晚餐。

大家吃飞舰上的营养食品实在是乏味够了,正好这个星球上虽然人烟稀少,但是却也意味着这里有更加丰富的动植物资源。

哨兵们带回来了食材,交给向导们处理,兰伽负责把食材做成美味。虽然缺少调料,但是新鲜的食材已经足够冲击被□□已久的味蕾,更何况还有兰伽的好手艺。

当夜晚的寒风袭来的时候,众人终于喝上了一碗热乎乎的蘑菇浓汤,配上烤到重新松软的面包和酥嫩的烤肉,对于疲惫的旅人来说简直是无与伦比的美味佳肴。

谢里尔端了一碗浓汤——说是碗也不正确,只是一种巨大的植物果实外壳临时充当的餐具而已,他走到独自坐在一旁的斐瑞身边,殷勤的想要递过去,斐瑞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兰伽见状,轻轻的拍拍萨拉,示意她看那边。萨拉心领神会的端起自己的那份送了过去,斐瑞这才什么都没说接了过来,不过脸色依然不好看。

“兰伽哥哥,我有些担心斐瑞哥哥……”萨拉走了回来靠在兰伽身边坐在,她一直担忧着大家,担心着他们的处境,但是兰伽总把她当作需要呵护的小公主,什么也不让她知道。安格斯更是靠不住,这家伙乐得什么也不管,更落得个清闲。

“唉,我们都担心他,萨拉。”兰伽握住萨拉的肩膀“但是他现在完全不相信我们……”兰伽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萨拉也跟着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兰伽就发现了,斐瑞的样子非常不正常。哪怕是再善于保养,只比他小一岁的斐瑞也不应该是这幅模样。更何况,他看起来根本不知是没有变老,而是倒退回了少年时期!

一路上他不是没有想过问斐瑞,但是一直苦于没有好的时机,斐瑞又对所有人都一副戒备的样子,所以才拖到现在也没有来得及问。

沉默的吃完晚餐,众人开始安排轮流守夜的事。这里的夜晚比较长,到天完全亮至少还有七八个小时,安排三轮守夜就差不多了。三个哨兵当然是逃不过值班的命运,但是一个人守夜容易困乏,所以亚撒和众人商议之后决定再安排进三个向导。

亚撒理所当然的把兰伽和自己安排了一组,萨拉是女士,大家都赞成让她好好休息积攒体力以应对明天可能发生的一切。但是这样一来,就势必把斐瑞安排进去,把他怎么安排成了个难题。

亚撒是怀有私心的,他和兰伽的立场不同,他是谢里尔的朋友,也是个哨兵,他更能理解谢里尔,虽然在斐瑞的事情上他也觉得过分并且怀有愧疚,但是正是因为这份愧疚让他觉得谢里尔并非无法饶恕也让他想要撮合两人。所以他在安排第二轮职守的时候把谢里尔和斐瑞安排在了一起。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斐瑞没有说什么,谢里尔却拒绝了。

“我明知道他不喜欢,再让他生气有什么意思呢?”谢里尔垂头丧气的说。

亚撒看他如同丧家犬的灰溜溜的样子,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

安格斯和斐瑞的脾性就像两个小孩子,把他们放一起根本不让人省心,亚撒的小算盘被彻底打破了,结果重新排过之后就变成了——安格斯和亚力士坐在一起默默无语,斐瑞和亚撒相看两相厌,兰伽和谢里尔相对无言。

亚撒把自己安排在第二班,最辛苦的一轮。他看着兰伽满腹心事在帐篷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样子,从自己的帐篷里钻出来,悄悄靠着兰伽的帐篷直接躺在了地上。

兰伽感受到身边突然多出来的热度,一下子僵住了。

“别怕,是我”亚撒小声的安抚他。

兰伽听见他的声音,在单人帐篷里不安的动了动。离他不远处就是安格斯和萨拉的帐篷,萨拉累了大半天,正在里面睡得香甜。

“你来干什么了?”兰伽小声的问,生怕吵醒萨拉,又担心被不远处守在火边的安格斯和亚力士听到。

“看你睡不着,过来看看你。”亚撒又往帐篷外壁上靠了靠,两个人隔着一层薄薄的帐篷几乎是完全的贴在一起了。

兰伽有点别扭,可是鬼使神差的,没有躲开。

“没什么,想起了一些……原来的事情。”兰伽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心神不宁,自从得到了从前的兰伽的记忆以后,他就总觉得身上多了一种负担。在他昏睡的时候,少年模样的兰伽时常出现,他们有时候会聊很多,也有时什么也不谈只是一起坐坐。兰伽面对他的时候感觉特别的轻松,什么都愿意对他说。两个人会各自讲讲自己童年的趣事,兰伽也会给对方讲讲自己从前在的那个世界,对方听的津津有味。

可是自从对方把记忆和阿比交给他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兰伽担心之余,也莫名的感到自己背负了两个人的记忆和命运,这种改变让他感到谨慎而且彷徨。

亚撒听了他的话,显然是误解了他的意思,以为他是在回想和西奥多在一起时的事。他想起兰伽在飞舰上说的话,感到又愤怒又疼惜,当然也有浓浓的妒忌。

亚撒暂时压下自己的情绪,对兰伽说:“不要再想了,不过如果你无法停止思考,那就让你的思维里都是我好了。”

“你在说什么……”兰伽对亚撒大胆的话感到羞耻又惊慌,况且大家都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却在这里对自己诉说这种近似情话的话,这让他慌张的就像是在课堂上悄悄拉住课桌下女同学手的男孩儿,既怕人发现,心里却有点小甜蜜。

“我是说……让你想着我……”亚撒刻意压低了嗓音,使他的声音听在兰伽耳朵里有一种特别的性/感。

“做不到吗?那我可以进去,在你的眼前,让你看着我,想着我……”

夜特别寂静,这个星球上的秋天即将过去,冬天就要来临,秋虫低鸣,亚撒的声音在黑夜里清晰的钻进兰伽耳中。

“别说了,我要睡了……”兰伽心慌的转过身去,用背对着亚撒在的方向。

“睡吧,晚安。”亚撒低笑一声“安心的睡吧,我会喊你的。”

过了半天,帐篷里才传出一声闷闷的回应“嗯,晚安。”

不可思议的,刚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兰伽,在道过晚安后很快的陷入了安稳的睡梦中。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众人是在炊烟与香气之中醒来的,兰伽和谢里尔是最后一轮职守,他们在众人起床之前就开始准备早餐,亚撒起的也很早,在一旁帮兰伽。两个人的手不小心碰在一起,兰伽都会忍不住脸红。

斐瑞从他们身边走过去看到这一幕,脸色变的非常难看,冷哼了一声。

兰伽见他往河边走去洗漱,连忙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亚撒追了上去“斐瑞,我要跟你谈谈……”

众人陆陆续续的都起来了,大家各自洗漱整理,可是到了吃饭的时候,兰伽和斐瑞还是没有回来,亚撒有点担心,喊上谢里尔一起去河边看看。可是到了河边他们却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两人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这边!”谢里尔发现了河边有一片被压倒的茅草,立刻喊着亚撒过来看,等顺着痕迹走到一片灌木丛那里,他们终于找到了他们想要找的人,可是那里还多了一个!

“快来帮忙!”兰伽看到了他们,立刻喊道,他和斐瑞正用力的一起压制一个人不让他逃掉“他力气好大,快来帮忙!”

两个哨兵赶快上去帮忙,兰伽这才得以松口气;“这个小鬼躲在树丛后面窥视,被我们发现了,想要跑,被我们捉住了。”

“是加不加卡人?!”亚撒低头,这才注意到对方身上穿的兽皮。

“不能让他跑掉,他会回去通风报信的。”兰伽叹了口气“这下可麻烦了。”

最新小说: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辐射的秘密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城市新农民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有风险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