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二选其一(1 / 1)

地下的建筑里只有昼夜不灭的能源灯亮着,若是在地面上,这个时间该有午后和煦的阳光。

“该死的,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谢里尔忍不住吐出嘴里毫无味道的营养食品,把勺子重重的砸在盛满盘子中那一堆看不出原形的浆糊中。

“我还以为你很乐意待在这里”亚撒拿起餐巾擦掉飞溅在自己身上的浆糊,放下了勺子,显然他对这一摊也倒足了胃口。

“这怎么可能?!”谢里尔叫喊起来,一脸讶异,显得非常不赞同,只不过他非同寻常的脸色出卖了他。

“是吗?”亚撒干脆靠在椅子上抬头看着他“那你每天跑去别人的房间做什么?还那么兴奋?”

“唔”谢里尔吞吞吐吐的回答“我只是……去问一问……问一问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而已!仅此而已!”

亚撒挑挑眉说:“那么说,你是因为我们走不了才那么高兴的了?”

“当然不是!”谢里尔反驳道。

亚撒看他这副口不对心的样子觉得好笑,正要再逗一逗他,餐厅的门却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很显然,他就是刚刚没有被提到名字但是却一直被谈论的那位,因为谢里尔的脸上迅速的堆起了这几天亚撒已经见过无数次的笑容。倒是斐瑞看到他们像是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他们这个时间还在餐厅待着。

谢里尔迅速迎了上去,迫使原本打算忽视他们的人停下了脚步,他殷勤的问道“在这里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您也是来吃饭的吗?”

斐瑞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然呢?”

谢里尔似乎没被这尴尬的开场难为住,连笑容都没僵一下立刻改换问题:“那您想吃点什么?”

斐瑞瞥了一眼餐厅唯一供应的糊糊,确定今天不是食物供给来的日子,反问谢里尔:“你说呢?”

只是哨兵的热情绝对不是这样容易被打败的,谢里尔就像是嗅到蜜糖气息的蚂蚁,一边享受着诱/人的味道,一边绕着美食打转试图将这甜蜜据为己有。他不断制造新的话题不顾斐瑞频频飞来的白眼试图把这场交谈的结束无限延迟,哪怕他的话题毫无营养并且侮辱智商。

斐瑞被烦到无以复加,尽管近日来他已经逐渐适应了这家伙的口水攻势,但是今天他也招架不住了。亚撒发誓他已经看到了斐瑞额角冒出的青筋以及握紧的拳头,以及他想要杀人的表情,而斐瑞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弄死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

在某种程度上讲,餐厅中三个人里的两个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

最后是亚撒实在看不下去才拉开了谢里尔,不然就以这个哨兵现在这种头脑不清醒的状态如果斐瑞叫他去死说不定他也真的会去。

“为什么拉我?!”谢里尔被拉开的时候显然还晕晕乎乎的,对着亚撒发出了愤怒的指责。

“因为这里是餐厅”亚撒不得不扯住谢里尔的领子,这家伙的力气现在简直像头蛮牛“如果不想以后我每次追悼你都在吃饭的地方,那就给我老实点。”

被和斐瑞拉开了一点距离以后,谢里尔的大脑终于从“不转”回到了“不太转”这个正常轨道上,稍稍清醒了一点,但是眼珠子依然黏在斐瑞的脸上移不开。

“抱歉”亚撒把谢里尔推到后面去,自己走向斐瑞“我的同伴只是比较心急想要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离开这里,和我们的队员会和而已。”

“……”尽管知道亚撒是在睁着眼说瞎话,但是斐瑞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个之前二人听过数次的答案“不要着急,我们很快就离开。”

只是这次,提问者却没有轻易的接受这个答案。

亚撒笑了,他的笑突然让斐瑞想起了西奥多的笑容——尽管看起来完美无瑕,但却总是预示着没好事。

“您其实不必如此为难”亚撒看斐瑞的眼神十分犀利,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做错事被家长看穿的小孩“我们心里都清楚,您的谎言被揭穿的会比‘很快离开’更快。”

“你在胡说什么!”斐瑞又惊又怒,好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发出威胁的叫声。他那只体型娇小豹猫突然出现在空气中腾空一跃径直向亚撒的脖子扑去!

只可惜它就像它的主人一样并不适合做猎手,它连亚撒的衣领都没有碰到就被哨兵的手掌牢牢的掐住了脖子,只能发出凄惨的叫声。

“看来您并没有记住教训”亚撒扬了扬手里的豹猫,斐瑞被他这个动作气得浑身发抖。谢里尔在一旁一脸焦急的看着,虽然他很想让亚撒放手,但是斐瑞的豹猫攻击在先,他实在不能那么说。

亚撒看了看语言又止的谢里尔,稍稍放松了力气对斐瑞说:“管好您的猫,也请管好您的嘴,不要试图把我们当傻子愚弄。”

语毕,他微微用力将手里不断挣扎的精神体丢向他的主人那边。一条灰狼凭空出现稳稳地接住了呈抛物线状被扔出去的豹猫,叼着它的后颈把它放回了斐瑞的身边,然后带着一鼻头血痕消失了。

斐瑞见亚撒已经认准了他在说谎,干脆破罐子破摔大方地承认了“的确,我们一时半会儿走不了。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你的?”

“不需要谁告诉我”亚撒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如果他们走需要我们贡献生命力来保护,那么我们走的时候,谁来做这件事?”

“那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们走不了?那你为什么还答应留下?!”这会儿斐瑞是真的惊讶了,他想不明白这个哨兵这么做的理由。

“的确,我一开始并不确定,只是有这个想法而已,是你的态度让我确定了我的猜想是正确的。”亚撒告诉了斐瑞答案。

“哼!你知道了为什么还问我?!”斐瑞白暂的脸颊上因生气而浮现了漂亮的粉红色,这样原本打算帮他说话的谢里尔都看呆了。

“我想要知道确切时间,我不认为你们大费周章的就是为了把我们俩在这里关一辈子。”

“这里的值守每过一段时间更换一次,距离下一次的换岗还有一个多月,到时候我们就能走了。”眼见没什么可瞒的了,斐瑞干脆告诉了亚撒想要知道的。

“现在我能走了吧?”斐瑞的心情已经糟透了,再加上面对那些像是拉肚子时留下的产物一样的营养食物,他就更没胃口了,干脆想要一走了之。

“当然,请便”得到了想要的消息,亚撒爽快的让开了出口,斐瑞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谢里尔对着他的背影神伤。

“你还好吧?”谢里尔终于从“背影的诱/惑”中清醒过来,拍了拍亚撒的肩膀表示安慰“你担心吗?你的……我是说兰伽,让他自己走,你放心么?”

“当然不,你以为我会让他一个人?”亚撒眼中的光芒闪烁了一下。

“西奥多!”斐瑞回到自己的房间立刻打开了智脑联系西奥多。

“斐瑞?怎么了?”西奥多的全息影像瞬间出现在房间里,他眉头紧锁,看起来似乎有什么烦心事“我正要找你,没想到你却打过来了。什么事?”

“他们知道了!西奥多!”斐瑞向西奥多叙述了刚刚发生在餐厅的事,西奥多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不管怎么说,别激动斐瑞”西奥多伸出手虚空做出一个安抚的手势,示意斐瑞安静下来“因为接下来我还有更坏的消息告诉你。”

斐瑞听到这话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虽然我知道你从来不愿意杀死任何一个人,但是我很抱歉不得不让你自己完成这件事情”西奥多的语气中有深深的无奈,但是却也坚决不容反抗“那两个哨兵,有人希望他们之一永远的闭上嘴。”

“什么?别开玩笑!……你说真的?”尽管斐瑞从来都对联邦的人没有任何好感,但是他也从没想到他要亲手杀死今天下午还得到过自己离开保证的两个人之一。

“没有开玩笑,斐瑞”西奥多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我不需要你亲自动手,我们留在那里的人足以对付两个羽翼未丰的‘小朋友’,但我需要你亲自录下死亡过程然后亲手带来给我。”

“我能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西奥多?”斐瑞无法理解西奥多突然的想法改变,明明不久之前他还决定暂时放这两个年轻人一马。西奥多虽然对敌人从不留情,但他们都不是嗜杀之人。

“这只是一份诚意,斐瑞。”西奥多的身影缓缓消失在空气中“这是合作的筹码,而且这件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为了你我,为了基地,也为了兰伽,拜托你了。”

西奥多挂断了通讯,只留给斐瑞一个巨大的麻烦。

最新小说: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有风险就对了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辐射的秘密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城市新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