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西奥多的求助(1 / 1)

意识像一片混沌的海洋,痛苦就仿佛栖息在暗涌中的潮水,来回冲刷着那些被隐藏在流沙掩盖下的记忆。

仿佛再一次被过去侵袭,也像是在流着泪欣赏剧中人的苦难,痛楚毫不留情的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兰伽?”西奥多被低低的呻/吟声吵醒了,尽管刚开始他并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一人独居多年的房间里此时还有另一个人,而且声音也只能是从那人嘴里发出的。

他有些难以抑制的激动,他甚至已经因为这激动而胆怯了,因为他想这或许是睡美人要醒来的先兆。

“你还好吗,兰伽?”西奥多三两步来到床前俯下身握住兰伽的手,他立刻吃了一惊,他手中的手指在颤抖着!西奥多内心的甜蜜幻想也在此时被打破了,兰伽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尽管只是从表情都能看出他的精神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是他却没有要从那苦难中逃脱的意思。

“你到底怎么了?”西奥多发出痛苦的叹息,将自己的侧脸贴在兰伽汗湿的金发上,虔诚而痴迷的印下一个亲吻。

基地的世界没有白天和黑夜,一切作息仅仅依靠机械记录的时间流逝。但是当大多数人都睡下时,总有人愿意来一场深夜的交谈。

“你们最近还不错?”西奥多靠在一个巨大的废旧金属支架上,但是他的姿态足以让人误认为那是一棵沐浴着女神光辉的月桂树。

“呵呵,当然,只要他在我身边,那世界对我来说就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对面的人坐在一堆破旧的零件中间,阴影深沉的遮住了他的容貌,但地上的油污却神奇的没有污染他衣物的任何一角“不过你最近似乎不怎么如意啊,无往不胜的先生?”

“正如你所说,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的确过的不好”西奥多自嘲的笑了一声“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找你。”

“虽然那真是让人悲伤的消息,但是我这个人最喜欢这样的戏码~”男人愉悦的笑了起来“听说你最近总是窝在自己的房间里,怎么了?让我猜猜,难道是你那间屋子里爬满了让人头痛的小蟑螂?”

“不,当然不是”西奥多回答道“虽然同样让人感到头痛。”

但那时让人甜蜜的负担,西奥多在心里默默补充道。他不能让这个家伙知道房间里到底是什么人,如果不是不得已,他也不会找他帮忙。

“那么,直说吧,到底能帮上您什么忙呢,亲爱的先生?”

“我想借用你们实验室里的仪器。”西奥多站了起来。

“仪器?”对方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先生,您大概不知道我们实验室里有多少仪器?就只依据您这句话来判断的话,你就至少得跑遍大半个基地……哦不!如果您是指所有的,恐怕每个人的房间您都要跑一遍了~~”

“我不需要所有的,只需要一样,我要可以进入人的精神力的那一种。”西奥多没有再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的想法,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那可不行先生”男子收起了笑容摇了摇头“那种当然不行,要知道那是连我也不能随便乱动的东西~您要是想用,来找我是没有用处的,只有一个人能动他。”

“得了吧,我知道那个人是谁”西奥多根本不听男子说的鬼话“那家伙不会听任何人的话,除了你,如果你也不能做到,那么我当初就根本不会同意和你们合作,没有线的风筝可不是我想要的。”

“或者说是没有项圈的狗?不管怎么说这话我喜欢,先生”对方好像一瞬间又开心了起来“看在您的甜言蜜语的份儿上,我可以帮您说说。但是您也要明白,无论如何我的女王陛下是不可能让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人碰那些仪器的。”

“我知道了。”西奥多应道。

“好吧,祝您……哦!还有您房间里的小~蟑~螂~好运!”男人说完就开门走了出去,只留西奥多一人在原地眉头深锁。

他要救醒兰伽借助那家伙的帮助是唯一的方法,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基地里最有可能能救兰伽的人,也是因为他不能让在他头顶上的那群家伙知道兰伽回来了的事情,无论当年的事情他做的后悔或者是不后悔,他都不想让往事重来一遍。

只不过,众所周知的是,实验室里的那个疯子绝对不是个会发善心的家伙,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他知道兰伽的真实身份。得像个办法。

当亚撒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无法言说的疲惫。他并不像是从一场睡眠之中醒来,而更像是刚刚逃离了一场厮杀。身体上没有任何伤痛,但是整个人、每一个细胞都在发出“我不好”的叫嚣。他支撑着自己站起身来,刚刚走到门边,门却被人打开了。

“呵,没想到嘛,这么快就能站起来,不错嘛”斐瑞走了进来,打量着哨兵“早知道你还有这力气,就让你们多在这里待一会了。”

亚撒现在根本没有力气也没有心情应付这家伙,他从来没有这么疲惫过,他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休息。

“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吗?”亚撒在门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离开那间特殊的屋子让他感觉好了一点。

“我还以为你会问地行舰,难道你不关心那个你一直守着的家伙么?还有你的同伴,你也不担心他?”斐瑞跟过来在他旁边坐下来,好奇的问道。

“如果地行舰出了什么问题,你不会还有心思坐在这里”亚撒扶着额头闭上了眼睛“但是如果是谢里尔出了什么事情,你一定只会比现在更高兴。”

“呸!”斐瑞听到前半句还有点欣赏这个哨兵的聪明,但是当他听到后半截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黑的无法形容了“给我闭上你那张自以为是的臭嘴!他爱死爱活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随你怎么说,但我现在需要休息”亚撒没有心思去管斐瑞的那些破事,他现在自顾不暇。

“哼!”尽管很不情愿,但是斐瑞还是站起身来带亚撒会他的房间。不管怎么说,是西奥多交代他把亚撒看好,他再讨厌这个哨兵也不会真的扔下他管的。

“亚撒……”走到岔路口的时候他们被一个微弱的声音喊住了,如果不是哨兵的好听力没有跟着他的体力一起离开,估计他们就会错过这个声音了。

“谢里尔。”亚撒回过头去毫不意外的看到了比他状况好不到哪里的谢里尔,这家伙现在走路都要人扶着,可这也没能堵住他的嘴。

“喂,我说你还……哦,好吗?”谢里尔本来想问候一下自己的朋友,可是当他看到朋友身边站着的那个人时,他的眼神都直了,可是舌头却撸不直了。

“比你好,谢谢”亚撒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虽然作为哨兵他能理解谢里尔的感受,可是他的表现还是让他想发笑。

“嗨,那个,您好,美丽的小……先生!我是谢里尔,不知道能不能得知您的芳名?”谢里尔已经顾不上亚撒了,他的整个都在向着斐瑞发光,就像是一只发/情的雄孔雀迫不及待的展开自己的尾巴,信息素的浓度也在第一时间节节攀升。

“……哼!”斐瑞。

“呜,抱歉,是我太失礼了,您一定是一位矜持的小……先生!那让我们先从自我介绍开始吧!”谢里尔的脑袋本来就不怎么清醒了,现在更是被信息素搞得一团糟。他能说出条理清晰的话已经不错了,因此更不能指望他不把泡/妞时候说的那些话给说出来。

斐瑞已经感到自己脑门上的青筋在跳舞了!那个该死的哨兵还在不停地向他释放自己的唾沫和信息素!天杀的现在他开始想象西奥多留下的那支哨兵祛热剂里的麻醉剂加大的量够不够了!

“……就是这样的,我的家族在整个联邦都是荣耀的存在,但是我的父母绝对是整个联邦最好相处的人了,所以完全不要担心他们会不喜欢你……抱歉,您好像没有在听?您能告诉我您在想什么吗?”

“……麻醉剂。”斐瑞面无表情的回答。

“?”谢里尔有点没听明白“您说您在想什么?”

斐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干脆转身走人,谢里尔这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房间。

“我想”亚撒实在看不下去谢里尔这幅丢人的样子了,提醒道“你其实完全不用担心他和你父母的相处问题,因为我完全相信他这辈子都不会去联邦。”

亚撒说完,推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谢里尔。

最新小说: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辐射的秘密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城市新农民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有风险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