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回家(1 / 1)

“中国dd市,是朝鲜族人的主要聚集区,有接近两万朝鲜族人口。这一支朝鲜族人一部分是明末清初定居于丹东地区,最早则可以追溯到唐朝时期。

另外,自1850年期,陆续有许多朝鲜族人迁入,尤其是1869年朝鲜北部遭受大灾,大批朝鲜人迁入此地。

……

据悉,这支朝鲜族人以金姓为主,随后随着东北的混乱,有部分人迁入了当初满清政府的都城北平,落地生根。后来爱新觉罗改姓金,因为当时时局混乱,为避免麻烦,有部分人就改为了苏姓。按说后来应该改回来的,但因为动乱时间日久,许多人去世,流落四处,渐渐的,苏姓就被当成了他们真正的姓氏来使用。

而且摔跤,足球,荡秋千,跳板,拔河,田径等都是自古流传下来的韩国传统体育娱乐活动。

苏风的短跑天赋,恐怕也是以此而来。

而且苏风的长相,也”。

“等”苏风制止了陈之龙继续念下去。

自从昨天苏风知道自己成了金风之后,开始还没在意,毕竟被韩国的东西多了去了,孔夫子都是韩国的,自己这也算是荣幸之至了。

但就在今天,不知道哪个缺德的,竟然直接将韩国媒体的原文翻译成中文发布在了网上,这下就更热闹了,不少人都来问苏风是不是真的。

在打发那些人走之后,苏风留下了其中之一的陈之龙,让他给自己找到那篇文章读一读,所以就出现了眼前的一幕。

“哎,苏风,不,金风,我还没读过瘾呢,下面才精彩。”陈之龙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

“一边儿去,你才韩国人呢,不对,你是日本人,以后你就叫三井龙”,苏风没好气的拨拉开陈之龙,全然不顾刚才是自己求人家帮忙的。

主要是这家伙阴阳怪气,还不如自己看呢。

苏风坐在椅子上,撇开了那些对自己长相的分析,继续往下看。这个翻译的家伙看来还真是个韩国通,结合原文,还加入了一些自己的解释。

“汉字,不仅仅是中华民族使用的语言文化,在亚洲地区,有很多国家是使用汉字的,曾被朝鲜半岛人称为‘苏合之香’。”

看到这里,苏风心里“咯噔”了一下,“这还找到出处了?”

连忙将网页往下滑,“汉字初入朝鲜半岛时,由于当时汉文化作为一种最优秀先进的文化为东南亚地区周边民族和国家所仰慕,所以在吸收各方面的汉文化时,对承载汉文化的工具,汉字,进行了全面的接收。

朝鲜半岛的人民学习使用汉字书写经典文献,也用汉字记录自己的历史,用汉字创作本民族的文学作品。

朝鲜的李氏的第四代君主世宗于公元1444年颁布了朝鲜半岛最早的表音文字,“训民正音”,即教百姓以正确字音。

不过由于中国文化的绝对优势以及在朝鲜半岛的深远影响,作为新文字的“训民正音”并没有被及时推广,并被当时的士大夫们集体反对。

他们认为,汉字是世界上最高雅的文字,把“训民正音”贬斥为“螳螂之丸”,而把汉字誉为“苏合之香”。

这也是当时流落在北平的韩国人,有部分会改姓“苏”的原因。

从1970年期,韩国小学,中学教材中的汉字被完全废止。

但由此造成了新生的韩国人根本看不懂自己国家历史和文学作品的原文记录。

所以,在2005年,韩国政府再次宣布,全面恢复使用已经消失多年的中国汉字和汉字标记。

这也造成了韩国现今20到40岁的人因为完全不懂汉字而被称为“表音字的一代”。

“真的假的?”苏风看到这里自己都有些傻眼。

“被韩国人和是韩国人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苏风看了看时间,给何军打电话说了一声,在被叮嘱“吃东西要小心,要不要派车送,小心粉丝,偷偷进小区,不要暴露”等一系列敌后特工的技能之后,苏风挂了电话,随后带上帽子口罩就出门打车回家。

苏风的母亲李箐是京城市妇女卫生局的工作人员,父亲苏卫东是劳动局的工作人员,都是属于熬资历的基层,没什么实权。

而苏风家就在京城dc区劳动局的宿舍里,在三环的位置,可以说地理位置非常好。

苏风有了一些成绩之后,早期是在国内比赛,雅典奥运会后才开始涉及国外。

不过时间一直是很紧,毕竟他现在的生活,不是在比赛就是在训练,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极少。

尤其是去年,一方面是要冬训,一方面是因为名气大增,造成了家里的访客,包括亲戚与领导还有邻居变多,他根本就没回家过年。

年后到现在为止,苏风虽然回家了几次,但待的时间都不多,而且最后一次也在两个月前了,是该回家看看了。

下午四点,苏风全副武装的出了田管中心南仁训练基地,走出一公里拐了个弯儿之后,才在一条街道上打车回家。

血与痛的教训告诉苏风,千万不能小瞧bj的哥的水平,自己这一身打扮,又从南仁训练基地出来,不被怀疑才怪。

到时候三绕两绕自己就得暴露。

还好,这次苏风的心眼儿没白长,顺顺利利的到了家。

“妈”苏风看着围着围裙的李箐,上去就给了个拥抱。

“爸,你怎么也在?”苏风一句话出口就觉着要坏。

果然,刚才还笑眯眯的看着母慈子孝场面的苏爸先是一怔,接着脸就是一黑,把手里的报纸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你爸怎么也在,他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还有你,儿子一回来就板着张脸,快去洗洗苹果,你还想打咱儿子不成”。

“老妈威武”,苏风默默念了一句,随后就赶紧溜进自己屋里,等老爸气儿消了再说。

“唉,要说还是家里舒服。”苏风的屋不大,也就五平米左右,进门后右边是床,左边是书桌,中间就半米不到的空间,床尾则直接到了窗台。

书桌到窗台之间则是一书架和衣柜。

躺在床上,房间的墙壁上,贴的不是一张张的三好学生奖状,而是他从小开始获得短跑比赛成绩的奖状。

其中大多数都是第一名或者一等奖。

过了十几分钟,苏风觉着情况差不多了,就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爸。”

苏卫东冷哼一声,继续看他的报纸。

“我那不是表达错了吗。我的意思是,还不到下班儿的点儿,您老就怎么就回来了?”

苏卫东又哼了一声,“你老爹我在单位这么久了,儿子回来了,请个假不很正常吗?别看我不是什么官儿,领导可是很给我老苏面子的。”

“儿子,别理你爸,吃苹果。”李箐说着将一盘削好切好的苹果放到苏风面前的桌上。

“你爸最近的面子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变大了。十多年没有得过的先进个人,去年突然就拿上了。所以脾气大的很,你别管他。”

“今天你怎么有时间回来了,在家待几天?”李箐直接问道,一边的苏卫东也悄悄侧过了耳朵。

“这”,苏风有些为难的说道:“17号就是沪海大奖赛,加特林,格林,鲍威尔都来。我也就在家待一晚上,明天就要回去训练”。

短跑运动说起来有点像书法,“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外行知道。”

苏风陪伴父母的时间确实是有些少了。

最新小说: 大唐无双皇子 大秦扶苏:开局起兵靖难 解构诡异全文 明末工程师李植李成 超能暴乱 穿越到灵气复苏三国的我无敌了列表 温柔坠落 皇家娱乐指南 红警之崛起南洋 绝对征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