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梦(1 / 1)

那一夜,李强像是重回当年的风光年代,仿佛现在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都是一场噩梦,而他还是那个肆意妄为,可以无拘无束的李大少,李公子。

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从未有过的那种渴望让他不敢回到现实,也许就像人们说的,只有当你失去重要的东西时候,你才会明白它的重要,就像李强内心对于以往生活的无比渴望和怀念。

原本已经绝望的他,却从丽丽身上莫名的找回了当年的感觉,那种无所顾忌,那种挥斥方遒,那种久违的感觉让他沉醉其中而不愿自拔。

他在那一刻起,就开始暗暗下了决心,他决定要找回自己,他要重新做回李大少。

而丽丽,这些年一直是以隐藏的二奶身份过着日子,虽然生活中要什么有什么,而且她也凭借这个存了不少的钱。但是,作为一个正常女性,那种鱼和熊掌想要兼得的欲望煎熬的她,几乎让她绝望,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可是她又抛不开眼前的一切。

那一夜,丽丽也疯狂了,她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如此敞开心扉的欢乐过,那种金钱无法带来的满足感让她的灵魂在战栗……!

……

第二天,酒醒之后,梦,却没有醒,也可以说,是不愿醒!两个人都不愿醒!

但是两人又都有一些现实需要去面对,李强需要面对的,是家庭的落魄,是父亲的命运未知,是李雪的鼎力相助倾囊相授,是需要大把的金钱才能摆平的现实。而丽丽要面对的其实更加残酷,那是奢华生活的来源和保障,那是几乎用脚后跟都可以想到的激怒暴发户会带来的严重后果,还有这激情过后的未知的未来。

其实从这一点上来看,丽丽要比李强成熟的多,毕竟她想到了未知的未来和严重的后果,而李强这小子,满脑子想的全是怎样靠着丽丽东山再起,再创辉煌。

丽丽最终选择屈服了,也许是过够了这种地下党般的生活,也许是认为李强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可靠男人,不管是什么,她选择了屈服。

她向李强提议,由她拿出自己的私房钱,资助李强开公司创业,等李强公司做强做大了她就和暴发户一刀两断,和李强双宿双飞。

李强自然是乐意的,但是摆在他眼前的最大的问题,是李雪的事。丽丽还不知道李雪和李强之间的事情,李强当然也不会选择自己送上门去告诉她,否则,丽丽这个金凤凰还落不落李强这棵歪脖子树,那还要另说。但不管什么原因,李雪这时候,真真实实的成为了他们两个之间的障碍,一个李强有些于心不忍但却不得不把她踩在脚下的障碍。

……

想到这里,李强再也无法忍受眼前这个早已无法入眼的女人,尽管这个女人在他最苦难的时候拉了他一把,但在他的世界观里,这样的恩情,也完全是可以用钱来买断的。

他甚至都想好了怎样从丽丽那里拿出几万块然后将这个事情给了了,而之前他所说的所做的,在他看来已经是给足了彼此双方体面和面子,但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识趣呢?

“你能放开我么?”

李强冷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李雪紧抱着眼前这个男人意图用自己的热情和鼓励能够换回他的振作和对自己的怜惜。这冰冷的语调让李雪察觉到一丝异样,她抬起头来双眼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了近一头的男人,这个夺走了她第一次的男人。

“放开!!!”

原本的冰冷但却平静,在这一刻却变成了火山爆发般的炽烈和凶猛。李强见李雪依旧抱着他,心中的烦闷和厌恶实在让他无法忍受,他不禁又想起了丽丽那几年不见之后的热烈和销魂,还有最让他记挂的能帮他东山再起,再次成为李大少的金钱。

李强猛地双膀用力,挣开了李雪的双臂,并在满脸错愕的李雪压根毫无反应的情况下,重重的将她向后推开。

“够了!再别烦我!!”李强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不要以为你出了三万块钱就要让我对你感恩戴的!不要以为你说你是第一次你就能赖上我一辈子!!钱明天我就还你!!!可以走了吗?”

李雪作为女人本就比李强瘦弱得多,再加上她毫无防备,被李强一推之下,向后狠倒了几步,一个没站稳,一屁股坐进了路边的花坛里。李强那青筋暴跳的扭曲脸庞,在看到李雪摔倒后,闪过一丝犹豫和不忍,但很快又被一股决绝掩盖。

李雪坐在花坛里,满身的树叶和泥土,看起来像一只刚从杂草堆里钻出来的猴子,狼狈不堪。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她半天没有缓过来,甚至都忘了站起来,就这么坐在花坛里,眼巴巴的望着李强,眼里满是无辜和委屈以及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李强眼见了一切,原本的犹豫和不忍迅速被决绝掩盖,原本还有点正常的脸彻底扭曲了,心里也似拿定了主意,一咬牙对李雪吼道:“以后再别来烦我,我们完了!!完了!!!明白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甩手走了,只留下一个狼狈不堪的花坛和一个同样狼狈不堪的女人!

“哇……!!!”

在目送李强消失在视线中后,李雪这个傻妮子仿佛明白了什么,放声大哭起来。

……

张清和婷婷,正在全力以赴的安慰着哭的死去活来的李雪,李雪这一哭就是半天,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讲,只是流泪。这种情况看的张清一脑门子汗,连自己应聘成功的大喜事都忘了给婷婷分享,他现在真有一种至尊宝遇到唐僧的感觉,那种漫天苍蝇钻到你的耳朵里的感觉让他快要发狂了。

“呜……,呜……!”

李雪的哭功从此以后和她的路痴症被张清深深的钉在了她的身上,没的说,一样的奇葩和无解!

从中午一直哭到现在,本来说好的要去接开完会回来的雯雯的事都被这哭神给耽误了。李雪倒也识得大体,知道今天雯雯要回来,张清和婷婷原定去接她,便在哽咽中说道:“没……没事!呜呜……,你们去,呜呜,接她……,吧!不用管……,呜,我!!!”

可她这状态谁又敢撇下她?不能为了接人,回来再参观一次命案现场?这买卖张清和婷婷不能做,也不敢做!只能电话通知雯雯,让她下车后自己打车,同时也告诉她李雪出事,但什么事,还不知道,只是告诉雯雯两人欣赏了半天她的哭技。

……

时间有时候过得飞快,有时候奇慢无比,这雯雯的火车虽然没有晚点,但让张清感觉仿佛晚了十几个小时似的,张清望穿秋水,忘穿秋裤的左盼右盼,终于把雯雯给盼了回来。

一进门,雯雯就心肝宝贝肉肉的喊着过来,给了李雪一个大大的拥抱,直麻的张清欲呕欲死。真心想不明白,这女人和女人之间得感情到底可以无底线无节操到什么程度,是否还可以再肉麻一点?

李雪见到雯雯也像是见到亲人的孩子一般,再一次将本来已经压低的哭声,放大到了嚎啕的程度。张清实在想不明白,就算女人是水做的,可你哭了一下午了,就算水还足,可你缺不缺盐呢?

想归想,但是人既然到齐了,那剩下的就是要解开李雪哭泣之谜了。果然,看见了亲人,大概也是哭了一下午过足了瘾,李雪就一五一十的将她和李强的事情讲了出来。

最新小说: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官鼎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极品教师系统 武道医王吴东云汐 超级人生陈平江婉全文 迷途 斗罗大陆之枪神现世 宦海无声 沈清舞陈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