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不好的消息(1 / 1)

不知道过了几个日夜,二楼最靠里的一间房间的门一直是关着的。偶尔有人会迅速的打开门把放在门口的食物和干净的床单被褥拿进屋子,但是大多数时候门都是紧紧锁死的。

仆人们都被夏佐特意交代了要远离那间房间,偶尔去送东西也是放下就立刻离开。

房间的隔音良好,门外听不到任何声音,但反而是这样却更令人遐想。

食物和营养剂都是亚撒早就着手准备的,从一回到联邦星他就开始为这一刻做准备,他知道一旦结合开始,他体内那只被饿久了的野兽就绝对不会轻易罢手,结合的欲/望很难餍足,这就是哨兵的本能,永远渴求着自己的向导。

结合热的时间一般在3—7天,兰伽的房门已经关了一个星期了,夏佐估摸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但是亚撒却迟迟没有出来。

屋内,兰伽正疲惫的躺在床上,而他胸口是亚撒的脑袋,正在滋滋有味的吮吸着他胸前的凸起。他没有任何力气来推开他了,实际上,早在几天前他就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量。他的身上爱/痕斑斑,而这个屋子里处处都充满火热暧/昧的气息。

在昏睡的时候,他有时也会在浑噩中感到有人替他清洗、上药,然后喂给他补充体力的营养剂,但是更多的,是一次又一次的侵占,几乎令他在床上死去的高/潮和快乐。

亲吻又落了下来,兰伽微微的动了一下表示自己的抗议,但是这点微不可见的反抗并没有引起哨兵的注意,亚撒抬起头来和他唇舌相缠。

在这个时候,敲门声想了起来。

然而亚撒好像根本没有听见这声音一样,继续和兰伽纠缠着。

只是门外的人好像非常执着,不停地有规律的敲打着门,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这种行为终于惹怒了哨兵,他恋恋不舍的吻了一下自己的向导,随手拿过两件衣服套在身上。

门终于打开了,然后被迅速的关上。门口站着的夏佐和比哲里根本来不及看到里面的情况,只能看到里面昏暗的样子。

夏佐打量着自己的儿子,他像一只真正的野兽,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父亲和另一位长辈。他紧紧的守住身后的门,好像对方只要再前进一步就会扑上去咬断他们的脖子。

夏佐无奈的和比哲里对视一眼,他们都知道哨兵这个时候的强烈占有欲和保护欲,他们完全不想触亚撒的霉头。这个年轻人现在简直是无所畏惧,本能让他失去了恐惧和敬畏,他是一只强壮的雄性,在洞穴口保护着自己的雌兽。

“亚撒,你差不多该收手了。”夏佐咳嗽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和自己的儿子谈论关于向导的问题让他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因为他的冰封他们分别了很久,彼此之间并不像其他父子一样亲密无间。

亚撒死死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对于夏佐的问题却并不回答。

“我是说……你再这么折腾下去,你的向导身体会受不了。”夏佐无奈的看着儿子,虽然这时候的他看起来很有自己的风范,不过这风范并不是那么令人欣赏。

“不关你们的事。”亚撒无礼的说道,他看起来有些烦躁,似乎是想立刻回到房间里继续和自己的向导纠缠而不是在这里和自己的父亲谈话。

“不关我们的事。”夏佐无奈的叹了口气,望着自己脾气不太好的儿子“的确是这个样子的,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情我也不愿意打扰你。”

“重要的事?”亚撒终于抓到了父亲话中的重点。

“对。”

兰伽醒来时,一睁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坐在床边正盯着他看的亚撒。他条件反射般的做出了反应,用沙哑的声音吐出一个字:“不……”

亚撒端来一杯温水,小心翼翼的喂给兰伽。然后把杯子放在一边,躺回床上把兰伽抱起来放在自己身上。兰伽这时候才注意到亚撒已经穿戴整齐。

“已经没事了。”亚撒亲亲他的发顶安抚道“你睡了很久,要吃一点东西吗?”

“我睡了很久吗?多长时间了?”

“如果你问的是你在这个房间里待了多久,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已经快十天了。”亚撒温柔抚摸着兰伽的浅金色长发,带着微笑看着他吃惊的表情“如果你问的是你睡了多久,那么是一天一夜。”

“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兰伽有点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对。”亚撒享受着这温情的时刻,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时间不会太长了。

“还睡吗?要不要起来?”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亚撒却把他抱得更紧了,丝毫没有让他起来的意思。他现在对兰伽充满亲密感,恨不能时时刻刻的抱着他,把他揉进骨头里才算完。

“要起来。”兰伽点头,然后浑身无力的等着亚撒扶他起来,他现在全身心的信任亚撒,完全不觉得要他帮忙有什么问题。尤其是在过去的这几天里,他在亚撒面前已经完全没有可以称得上是隐私的事情了。

门敲响了,有人送来了一些容易消化的粥汤之类的东西,这是亚撒要求的,因为兰伽这段时间一直都是靠的营养剂,所以肠胃还不能立刻适应重新进食。

门被稍稍打开一条缝,然后亚撒以极快的速度接过门外人手里的食物,然后把门关的严严实实。他端着食物走过来,一点一点的喂给兰伽,等他恢复一点体力并且表示不想再进食的时候,才重新开口。

“兰伽,我有事情对你说。”

“什么?”兰伽抬起头来看着他。

“我……要上战场了。”亚撒的声音平静,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但是他说的话却让兰伽大吃一惊。

“为什么?出了什么事?是……”兰伽欲言又止,但是亚撒明白他的担心。

“不是你的族人,是星兽。”

亚撒的话不但没有让兰伽得到任何安慰,反而让他一下子受到了惊吓。

“不醒!你不能去!”兰伽一把拉住亚撒的手臂,摇着头阻止他。“你们打不过它们的……没有我们族人的帮助,你们只会丧命!”

“不要担心,”亚撒拍拍他“我们已经请求当年投入联邦庇护的遗失之族族人帮忙了,而且父亲说,联邦已经在着手研制对付它的武器。”

当年西奥多一群人叛逃带走了相当一部分族人,但是还是有许多跟随兰伽父亲的族人依然生活在联邦统治的区域内。想必联邦正是向他们求助了。

“我必须得去,兰伽。”亚撒看得出兰伽的表情依然是不赞同的“不止我,学校中四年级以上的哨兵和向导已经全部被征调了。谢里尔他们昨天就已经出发了,我们因为情况特殊,才在父亲的请求下可以晚一点出发。”

哨兵和向导能力卓越数量稀少,会在学校里征调也不是难以理解的。

“兰伽,战争都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但是当它到来的时候,我不能逃避它,因为保护联邦,这是我的责任,你明白吗?”亚撒看着兰伽,他知道对方最后会同意的。他们已经彻底的融为一体,他的意志就是兰伽的,他们彼此相爱。

兰伽望着亚撒坚定的脸,最后轻轻地点了头“好,我和你一起去。”

“好。”亚撒高兴地抱着兰伽,把头靠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但是在那之前,我想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最新小说: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有风险就对了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城市新农民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辐射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