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回归(1 / 1)

约翰是联邦星一家银行的小职员,现在人都习惯了用智脑进行交易,除了一些等不及大笔钱转账手续或者是通不过网上审查程序的资金,一般没有人会自找麻烦的使用现金。

与其说是银行,这里不如说这是一家地下钱庄更合适一点。所以来这里找约翰的,一般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生意一如既往的糟糕,约翰并不灰心,他们并不只靠明面上这家店面吃饭。

天稍稍发暗,约翰也不管到底现在是几点钟了,他拿起自己的公文包夹在胳膊底下,匆匆的锁上门走到了街道上。

街道上没什么人,一切都和往常一样,约翰在心里想到。

但是,突然的,一道别人的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女人的影子,她穿着一条完全不利于跟踪的拖地长裙,走路时衣物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声。还有她的高跟鞋,踩在

女人影子和约翰的影子不远不近的隔着两三步的距离,从声音上来听她离他也不会太远。

约翰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发生,甚至当路过一条幽静的小巷子时,他主动侧身闪进了了巷子中。

但是令他惊讶的是,对方似乎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她看都没有看一眼巷子里的约翰,踏着有节奏的步伐从巷子口走过去了,连一个斜视的目光都没有留给约翰。她“哒哒”的脚步声好像在嘲笑着约翰可笑的多疑。

约翰摘下礼帽,抹了抹光脑门上的汗,若无其事的走出了小巷子。

在一家熙熙攘攘的店铺门前停下脚步,约翰突然想起来他或许应该去买点糖果了。嗅着后厨熬糖泄露出来的甜蜜香气,约翰的脸上难得的挤出一丝笑容。

糖果店里的人很多,当约翰费力的拨开一群讨厌的小鬼挤到柜台前时,他却发现了刚刚那个被他误以为是跟踪自己的年轻女士。

她漂亮的墨绿色长裙让她看起来那么年轻靓丽,约翰都差点没有忍住要向她吹声口哨。

不过他到底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快速拿过店主递过来的糖果,用智脑轻轻一划结了账。

他走的时候感到要被谁撞了一下,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位绿裙子姑娘。她此时正微微愠怒的盯着约翰,好像不是她撞了人而是被约翰占了便宜一样。

约翰隔着帽子揉了揉自己的光脑门,好脾气的没有计较离开了。

回到家中,约翰正要拿出一颗薄荷糖剥开,却不经意的看到自己手腕的智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条信息,打开一看,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请把快递送到希尔加德府上,收件人:兰伽·怀特。

约翰没等看完,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发信息的人他隐隐有了猜想,除了在糖果店碰到他的人他想不出其他可能。可是让他心惊肉跳的是,对方不但不动声色的强行突破了他智脑的防护直接将信息用某种方式传递进来,还早就掌握了他的作息时间,甚至连他嗜吃薄荷糖这点不为人知的小爱好都一清二楚。

他将视线转到了客厅里摆放的透明糖罐上,昨天他刚刚吃完了里面的最后一块糖罐。

约翰的冷汗滴下来了,他顺着信息往下看,附件里有一张金发蓝眼的年轻人照片,以及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签名———J·X。

“亚撒。”

亚撒正和兰伽坐在院子里喝下午茶,他们都显得很放松,实际上回到联邦星以后他们的日子确实很轻松。

学校给亚撒和谢里尔放了假,兰伽摆脱了通缉犯的身份。

只有夏佐,忙的团团转,一天到晚的不见人。亚撒猜测,他大概还要处理背叛者的事,毕竟他们手里还扣留着亚撒的老师和一部分军人。

女人的喊声让亚撒不悦的抬起了头,他冷淡的问:“什么事,夫人?”

“亲爱的,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小忙?”夫人笑的温和而友善“你看,这群笨手笨脚的佣人根本不会好好的做事,可我想要去拿我定做的首饰,让他们去我根本不放心。所以你可以陪我去吗?”

“难道我不在的时候,您都是不佩戴首饰的吗?”

亚撒咄咄逼人的话让一旁的兰伽皱了皱眉,他知道亚撒和夫人的关系一直不好,况且他也没有插嘴的立场,所以也就安静的站在一边什么也没说。

夫人好像没有料到亚撒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有点慌乱。但是她很快就镇定下来,用手撩了撩额前的头发,笑盈盈的说:“之前都是索菲亚陪我去的,只是她今天不在。”

“那她去哪里了?”亚撒接着问。

“我爱吃的那种薄荷糖没有了,我让她去买一点,有问题吗?”夫人看着亚撒,好像以为她给出了答案亚撒就会同意他的要求。但是很快她就会发现她错了。

“不,让卡塔陪你去吧,我刚刚还看到他在后面花房那里。”亚撒拉起了兰伽的手,好像没有看见夫人立刻皱起来的眉头一样对她说到“我和兰伽还有事情,先走了。”

“可是……”连她的回答都没有听到,两个人的身影就消失了。夫人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漂亮的长指甲扎进了她自己的手心,浑然不觉。

“亚撒……你这样……”兰伽拉拉亚撒的袖子,示意前面的人听他说话。

“别管她。”

亚撒慢下了脚步“对了,你那天和我说要找土圆圆是不是?”

“对。”兰伽被轻易的带跑了“我觉得它肯定还在联邦星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来找我。”

那天兰伽离开时走得急,他当时心中焦急于安格斯和萨拉失踪的事,又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土圆圆,干脆就把它留在了这里。兰伽带着土圆圆这三年来四处躲避,分开也是时常有的,有时候它一消失就是几个月,但是在兰伽离开之前却又会出现在他身边,因此兰伽对它并不很担心。走的时候只想着大不了以后再想办法回来或者是安格斯回来以后托他帮忙。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会一去就是数月,回来土圆圆还是不见踪影,不由的有些担心。

“不用怕,一只麻雀而已,没有人会为难它。我已经让人帮忙去找,但凡看见特别胖的麻雀都抓回来给你看看,行不行?”亚撒安慰着兰伽,却突然想起了那天在卡塔身上看到的一点褐色细羽,他一边怀疑自己多心,又一边忍不住有点疑惑,最后在心里暗暗决定让人调查一下。

当然,这些并没有告诉兰伽。

“如果你闲的没有事情,那我们去看看斐瑞吧。”亚撒不愿意兰伽再多想烦心的事情,于是提议道。

“好,不知道斐瑞在谢里尔家过得怎么样。”兰伽欣然接受。

“听说谢里尔的父母都很喜欢斐瑞,应该过得还不错。”

飞艇的速度不是小镇上的破公交能相比的,从亚撒家到谢里尔的家花了也就一杯茶的功夫。

谢里尔的母亲接待了他们,她是一位相貌平平但性格却出奇温和的向导。兰伽原以为斐瑞搞不好会把谢里尔家闹个鸡犬不宁,会对谢里尔的父母深恶痛绝。却没想到当斐瑞看到谢里尔的母亲时却是安安静静的,甚至还听任她摸自己的头发。

乖宝宝一样的斐瑞让兰伽大开眼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斐瑞是个好孩子。”谢里尔的母亲笑眯眯的说,一边在斐瑞的茶里多加了一勺蜂蜜“他不喜欢谢里尔,一定是谢里尔的问题,他和他爸爸一个样子。要是说他没有强迫斐瑞,我才不相信这么好的孩子会跟着他呢。”

亚撒和兰伽听得一头黑线,有这样卖自己儿子的母亲吗?倒是谢里尔一副习以为常毫不在乎的样子,甚至还点头应是。

要是放到二十一世纪,大概这位就是模范好婆媳里的婆婆了。

兰伽看着谢里尔的母亲和斐瑞,忍不住脑补斐瑞一脸臭臭的表情却穿着围裙站在婆婆身后的样子,结果把自己雷个外酥里嫩,喝茶差点没憋住笑呛了出来。

亚撒一脸奇怪的看着兰伽要笑不笑的样子,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

“喂,亚撒。”谢里尔悄悄地探过头来“东西你都准备好了吗?”

“什么东西?”亚撒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当他看到谢里尔揶揄的笑容时,他就反应过来了“当然,我早就叫人去准备了。”

“这个给你。”谢里尔看着没人注意他俩,迅速的把一只小盒子塞进亚撒的手里。

“这是什么?”亚撒想要打开看看,却被谢里尔制止了。

“回去再看,好东西。”谢里尔笑的一脸暧/昧“本来是给我自己准备的,可是恐怕斐瑞这辈子都不会愿意让我用了,给你吧。”

“嗯。”亚撒也不傻,直接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了。

兰伽在这边和谢里尔的母亲说着话,却隐隐听见桌子另一边传来什么“几天……几天,关好了……”之类的话,不由的纳闷的扭头看过去,却发现亚撒和谢里尔两个人正在交头接耳的讨论什么。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兰伽的问题打断了两个哨兵的讨论,他们一起抬起头来看着兰伽,兰伽眼尖的发现亚撒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什么。

“咳咳,没有说什么,就随便聊聊,随便聊聊……”谢里尔打着哈哈。

兰伽听见这话反而更怀疑了,他冰蓝色的眼睛再两个人身上来回扫视,看得谢里尔心虚的转开了视线。

“谢里尔在教了我一个小秘诀。”亚撒清了清嗓子,不顾谢里尔快要杀人的目光淡定的解释。

“哦,什么的秘诀?”兰伽眯起了眼睛,仿佛在审视亚撒。

“烹饪的。”亚撒在兰伽的目光下面不改色“他交给我——怎么把一道美食做的更加可口。”

不知道是不是兰伽的错觉,他总觉得亚撒在说可口的时候目光好像意味深长的在自己身上转了一圈。

“是这样吗?”

“对,就是这样!”谢里尔松了一口气,赶忙附和亚撒的话“是烹饪,烹饪。”

“哦。”兰伽还是半信半疑,但是总算没有再问什么。

吃了点谢里尔母亲准备的点心,亚撒和兰伽又收到了这位好心的女士共进晚餐的邀请,不过他们还是拒绝了,并且约定好了改天谢里尔的父亲在时再上门拜访。会面还算愉快,走的时候斐瑞甚至还亲自走了上来送他们出去,这让兰伽都有点受宠若惊。

毕竟,在知道兰伽决定和亚撒结合以后,斐瑞就再也没有主动和兰伽说过话。

可是当他们坐上飞艇以后,亚撒却发现兰伽刚刚还很开心的表情变了。他握住自己向导的手,安抚着他,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兰伽却只是闭着眼睛,不愿意说话。

亚撒没有再问什么,结合以后,如果愿意,他们甚至可以探入精神域得知彼此的想法。但是他们却都没有这么做过,这是尊重,更是爱和信任。

兰伽不想说的事情,他就相信对方能自己处理好。

况且,对于亚撒来说,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准备。

兰伽的脑子里乱哄哄的,他现在还大脑里还一遍一遍的回放着刚才斐瑞的动作。斐瑞刚刚突然拉住兰伽的手要送他出去,并不是什么重修于好的信号,而只仅仅是为了掩饰他手里的动作。

他一遍又一遍的在兰伽掌心里描画着那个符号,兰伽知道那个符号的意思,在遗失之族的文字里,它代表——自由。

自由。

请放我自由。

如果爱我,请放我自由。

最新小说: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辐射的秘密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城市新农民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有风险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