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审判(二)(1 / 1)

兰伽一个人躺在房间里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兰伽站了起来走到窗边。

门外有守卫走来走去,不时的透过门上的窗户往里面看一眼。房间里装有监控器,除了洗手间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能被拍到。

在这里兰伽毫无隐私,每晚几乎都是和衣而眠。

门外传来了交谈声,好像又到了换岗的时间,但是兰伽并不太在意。

但是很快,门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响,兰伽心中一颤。他迅速的转身,可是正中来人下怀。在他回头的一瞬间,他整个人被牢牢的抓住了,嘴也被捂住了。

兰伽愤怒的奋力挣扎了起来,可是后面那个人比他强壮也比他有力很多,他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呜”声。

“兰伽……”

热气喷洒在兰伽脖子上,身后的人发出像叹息一样的声音。捂着兰伽嘴的手放开了,兰伽的动作顿时停止了。

“亚、亚撒?”兰伽不敢回头,他害怕一回头身后的人就会像梦境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对,是我……”

亚撒的吻细细密密的落在兰伽的后颈上,沿着他的发根一路向上吻到耳后,在那里逗留反复吸啄。

“亚撒……”兰伽的身体颤了起来,这种亲密让他觉得又羞耻又舒服,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呼唤。

他渴望能看到哨兵的脸,然后被他狠狠地亲吻。

哨兵好像知道他的想法,如他所愿把他转过来,捧着他的脸把他抱在怀里,凶狠的亲了上去。

亚撒疯狂的闯入兰伽的口腔,胡乱□□啃咬着他的舌头,兰伽被他急切的亲热弄疼了,舌头被咬的发疼,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但是却没有逃开。

他只是闭着眼睛,心甘情愿地承受着亚撒的一切掠夺。

但是,兰伽突然想到了什么,睁开眼睛惊慌的推拒着亚撒。但是现在的哨兵根本容不下反抗,亚撒轻而易举的制服了兰伽,他将对方压在墙上,双手摁在头顶。直到自己亲了个心满意足才放开对方。

兰伽气喘吁吁眼神迷离的靠在墙上喘息,一丝透明的液体随着亚撒的唇立刻从兰伽唇边流了下来他都没有主意。

然而等他稍微恢复过来,兰伽的脸立刻爆红了。

“怎么了?”亚撒像只不满足的野兽,靠在兰伽身上有一下每一下的舔着他的嘴角,他的重量压得兰伽呼吸都不顺畅了。

“别、起来,有监控……”兰伽一想到刚才不知道有多少人都看到了他们两个人亲密的样子,顿时难堪的连脖子上的皮肤都泛起了粉红。

“那就让他们看去好了……”亚撒是知道兰伽生性保守的,平日里难得看到这样的可口兰伽,让他忍不住逗一逗“不知道他们看到我这样对你,是羡慕呢还是嫉妒呢?说不定已经把持不住要冲进来了呢!”

大概是缺氧的缘故让兰伽的脑子并不清醒,亚撒显而易见的调戏让他当了真,他惊慌的简直手足无措,仿佛真的下一刻就会有人从门口闯进来。

“好了,不逗你了。”亚撒收了坏心眼放开兰伽,他终于得以喘息。新鲜的空气进入身体,让他发热的大脑重新转动起来。

“亚撒,你怎么会来?”兰伽还是有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是父亲帮了我。”亚撒抱住他,忍不住再靠近一点。兰伽有点难为情的看了看他,示意他这里有人监视。

“没事,放心。”亚撒明白他的意思“监控今晚是关的,门口的人也撤远了,不会有人看见的。”

说完他测了侧身,让兰伽能够看到外面的情况。

果然,门口已经没有人在走来走去了。兰伽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终于放下心来抬起头好好的看亚撒,借着月光,他能看出亚撒在短短的两天竟然瘦了。他原本就刚毅的轮廓更加突出,好像牵挂赐予了他成熟的味道。

“我没事,亚撒。”兰伽有点心疼,他吻了吻亚撒的额头。用自己也不知道真假的话安慰着自己的情人。

“我知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亚撒抓住他的手放在胸口,让兰伽贴近他的心脏。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亚撒?”兰伽平定了情绪,开口问亚撒。他不觉得亚撒在这个时候冒着风险传进来只是为了见他一面,当然,他低估了哨兵的冲动。

“我想见见你,兰伽。”

“……”亚撒说出来的话恰好是兰伽最不相信的那一种,他用质疑的眼神看着对方。

亚撒立刻做出一副很受伤的表情回视兰伽,兰伽被他看得受不了,率先败下阵来。

“好吧……对不起。”兰伽为自己的质疑道歉,他用额头碰碰亚撒的额头,以表示自己的真诚。

但是亚撒好像很喜欢这种接触方式,他顶着兰伽的额头不放。

“不怪你,其实我真的有事情。”亚撒笑了笑,就在兰伽想要问他是什么事的时候,一股力量突然探入兰伽的脑海!

兰伽大吃一惊,如同触电一般迅速后退,同时立刻条件反射性的用自己的精神力展开反击,击退想要入侵他精神的那股力量。

然而当他发现那股精神力非常的熟悉想要撤回力量时,亚撒已经捂着额头倒退了一步。

“亚撒!”兰伽赶快扶住他,他顾不上吃惊,慌乱的问“你没事吧?头晕吗?”

“没事。”亚撒苦笑了一声,兰伽的精神力撤退的非常及时,他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只是他错误估计了兰伽的能力,他忘了兰伽已经今非昔比。“抱歉。”

兰伽放开了亚撒,满脸疑惑完全不能理解亚撒的做法。

“你为什么要这样?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兰伽半是愤怒半是担心,很少发火的他没有忍住对亚撒的怒气。

“我知道……对不起。”亚撒只是道歉,却并不说别的。

“你想做什么?告诉我原因,亚撒。”兰伽相信亚撒不会伤害他,但是他却想不明白为什么亚撒要这么做。

“抱歉。”亚撒只是摇头道歉,却还是不说原因。

他的这种态度让兰伽大为光火,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为什么不肯对我说?我这么让你不相信?”

“我,只是不想让你生气。”亚撒终于松口了。

“你不说我只会更生气。”

“好吧。”亚撒抬起头来看着兰伽,他黑色的眸子里好像有光芒在流淌。

“我想要你,兰伽。”

兰伽呆了一下,很快等他反应过来兰伽的脸“轰”的一下子像是着了火一样热起来,但是亚撒似乎不给他逃避的几乎。他好像害怕兰伽没有听清楚一样又说了一边。

“我想要你。”

“别……别说了,现在怎么可能……”这下子换兰伽低下了头眼神躲闪着,他退后一步摇着头。

“现在当然可以,兰伽。”

亚撒反客为主,步步逼近“只要你愿意,就可以。”

“不、我不明白亚撒,为什么要这个时候突然……”

兰伽终于无处可退,被亚撒逼到了床边上。床碰到了他的腿弯,他一下子坐到上面,亚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因为我会不安心,兰伽。”亚撒看着低着头不愿意看着他的兰伽,做出了一个决定。

兰伽还在犹豫,突然眼前的人身形一矮,他定睛一看,却看见亚撒已经单膝跪在了他面前。这种姿势兰伽明白是什么意思,而亚撒所要求的的几乎也差不多符合这个姿势的含义。

“兰伽,你听我说。”尽管手里没有一枚戒指,但是亚撒依然真挚的握住了兰伽的手,他深情款款的看着这个被自己深爱的向导,动情的说道“我今天所请求的,并不是抱着为了让你幸福这样高尚的情操而提出的,相反,这是为了慰藉我自己而自私的提出的要求。”

“别说了亚撒……”兰伽想要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可是亚撒却不依不挠的握着他的手,不让他打断自己。

“我知道我此生或许都要在失去你的痛苦之中孤独的活下去,可是我不在乎,我只想要一个凭证,让我时刻知道你活着,好让我不至于因为无法忍受孤独而先一步离开这可怕的人世。若倘使这错误事发生”亚撒英俊的面孔上浮现出痛苦“我并不因为我的生命短暂而埋怨,我只担心你在承受苦难的同时会不小心听到消息,承受我放弃生命而给你带来的痛苦。”

“所以我恳求你兰伽,恳求你让自己属于我。请你给我一个痛苦中寻找慰藉而活下去的理由,请你和我,精神结合吧!”

尽管这只是一件被当做临时牢房而使用的简陋房间,这里没有香槟美酒,也没有烛光鲜花,外面有人重重把守,可是兰伽却觉得这是世界上他听到过的最动听的话了。

我占有你,只为了一个让自己活下去的凭证,好确保我不会提前死去而把你留在世间。

哨兵和向导之间的精神结合是比肉体结合更为牢固的纽带,一旦彼此的精神永远的连接在一起,那么一方就可以远隔无数光年而得知自己伴侣的生死与安危。两个人从此再也没有任何隔阂,好像他们的思维和灵魂都变成了同一个频率。

一方受伤,另一方就会伤心难过不已;要是伴侣死亡,那么剩下的一半也会痛不欲生,就好像灵魂被活生生割裂了一般。

很少有人能忍受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痛苦,这种疼痛会让他们宁愿放弃生命也不愿意一个人在这世界上苟活。

这种结合方式已经很少出现在哨兵和向导之间了,因为现在的向导几乎都是被向导学校强制配给相容度高的哨兵。他们不像哨兵一样仅凭肉/体就能获得极大的满足,哪怕被结合永远的困在哨兵身边,他们也不愿意献上自己真正的忠诚和哨兵进行精神结合。

兰伽明白了亚撒的意思,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兰伽这一次真的逃不过一劫,他就会永远的守在监狱外面孤独的忍受痛苦。但是他同时却又深深的担忧着,狱墙外的自己无法得知兰伽的消息,他不能得知自己所爱的人在里面是生是死。

他一边害怕着兰伽已经在里面去世而自己因为不知情仍然要带着无止境的思念活下去,无法解脱;另一方面他也害怕万一自己无法忍受或是误以为兰伽已经去世也结束生命,或许又会丢下兰伽一个人在这世界上。

兰伽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亚撒的要求了,他的心跳的很快而且很乱。理智告诉他拒绝,感情却告诉他答应。

更要命的是,他觉得现在自己的理智已经被感情敲晕了拖进虫洞里去了。

亚撒跪在地上坚定而深情地看着兰伽,好像他不答应自己就不起来。

兰伽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关节因为用力而泛白。可其他地方却透出好像要熟透了的粉色。他几乎要答应了,可是还有最后一件事堵住了他马上要说出愿意的嘴。

那就是,精神结合是由向导所主导的。

和暂时的精神结合不同,真正的精神结合是必须由向导亲自引领哨兵的精神力进入自己的精神域完成的。

一是因为哨兵对于精神力根本不能像向导那样灵活运用,他们的方式简单粗暴,如果硬是胡来,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伤害对方的精神使对方变成个白/痴;另一个原因是,精神域脆弱的就像人的眼睛,如果有异物想要进入,它就会自动的闭合从而自我保护,只有有向导的精神力亲自带领,哨兵才能进入对方精神域的最深处完成结合。

精神域是比肉/体更私密的所在,是绝对不允许他人窥视的地方。

而精神结合说白了,这就好像主动邀请别人侵/犯自己还要自己脱掉裤子一样。

向导天生保守,这种羞耻度对于任何一个向导来说都是妥妥的爆表。

兰伽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一想到自己如果答应了亚撒要做的事情,就简直羞到抬不起头来。

最新小说: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辐射的秘密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城市新农民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有风险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