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两情相悦(1 / 1)

身下是温暖厚实的床铺,睁开眼看到的是洁白的墙壁,兰伽愣了一会儿,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直到手臂上传来酸痛的感觉,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真的从那个地狱出来了。

“不用看了,你的确出来了。”身边的人合上手里的书,把椅子转向他。

“我怎么会在这里?”兰伽放弃了坐起来这个想法,他现在只要一用力,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不痛,抽痛的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胃,他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将近两天没有吃饭,胃不疼都怪。

“当然是我那个笨儿子来求我。”夏佐眼上驾着一副无框眼镜,虽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竟然也凭添了几分斯文的气质“我本来以为他好歹也能再忍耐一天呢,真是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你对他的重要性。”

“因为他求你,你就会放了我?”兰伽看着夏佐,不太相信他的话。

“我要是说是呢?”

“你要真的是愿意放了我,”兰伽低笑一声“那我现在就不应该是在这里了,我应该早就在某个人迹罕至的偏远星球上了。”

“兰伽,人太聪明并不一定是好事。”夏佐没有收起笑容,但他的眼睛里却没有一点笑意了“你要知道,你这条命并不是只有你自己珍惜,有时候活的还是糊涂一点,对自己、对其他人都好。”

“将军”兰伽好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突然捂住脸笑了起来,半天才放下手“如果兰伽不够聪明的话,恐怕这条命都留不到现在让人来珍惜。”

夏佐听了这话好像有些愠怒,抿起嘴半天没有说话,最后说了一句:“最慢还有五天,所有人就会到齐,你的审判就会开始,到底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夏佐没有再说别的,因为亚撒这时候推门进来了。

“父亲。”亚撒先向夏佐问好,眼神却忍不住往床上兰伽那边飘去。

“你来了,那你们聊吧,我先出去了。”夏佐恢复了笑容,若无其事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推开门走了出去。

“你……”兰伽看着亚撒走过来,有很多话想要问,却迟疑着说不出口。

“先吃东西。”亚撒走过来把兰伽扶起来,让他靠坐在床头上。似乎是知道兰伽的胳膊很疼,他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兰伽的双臂,一只手环绕他的后背,一只手扶住他的腰,用半抱的方式把他扶了起来。

这个动作太过亲密,兰伽的脸几乎是贴在亚撒的胸膛上,哨兵身上特有的气味传来,让他有些脸红。

亚撒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兰伽的想法,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尽职尽责的机器人,悉心的照料着兰伽,却没有一丝其他的想法。

“吃吧。”亚撒端过碗来,打开用来保温的盖子,食物的香气在房间里蔓延开来。兰伽的肚子立刻“咕咕”的叫起来,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亚撒看见这一幕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但是在兰伽抬起头来之前他已经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对于很长时间没有进食的病人来说,醒来后最合适的食物就是人工制成的流质营养素,但是营养素虽然对身体好,却绝对是荼毒味蕾的利器。亚撒觉得兰伽醒来之后不会爱吃这些东西,所以他专门跑去请飞舰上的厨师熬了一点容易消化的粥,粥里加了蔬菜末和一点点肉糜,闻起来格外的香。

兰伽本来已经饿得有些麻木了,却也让这香气轻松的勾起了食欲。

“慢一点。”因为兰伽的手现在就算是拿勺子都会抖,所以每一口都是亚撒亲自喂到兰伽嘴里的。因为配合的还不熟练,有时候也会发生亚撒的勺子送到面前但是兰伽还没有吃完或是兰伽吃完亚撒还没送过来的情况,这么一来一些汤汤水水难免会洒出来,有一些都滴在了兰伽胸口的衣服上。

兰伽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亚撒立刻发现了他的目光,一边帮他擦拭着沾到皮肤的地方一边说道:“没事,好好吃饭,一会儿吃完了我帮你换衣服。”

本来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出来兰伽顿时感到不自在起来了。为了打破这份尴尬,兰伽故意笑着说道:“你看,你这样照顾我,我都有种错觉自己是瘫痪了。”

兰伽本来不过是说笑,却没有想到亚撒却立刻停下手里动作,一本正经神情严肃的看着兰伽对他说:“这说明将来你老了,如果真的瘫痪了我也能够照顾好你,这有什么不好嘛?”

兰伽没有想到会突然听到这样的话,一时之间又感动又不知所措,眼睛慌乱的不知道往哪里看,只好四处乱瞥着不看亚撒。

好在亚撒也没有逼他回答的意思,他好脾气的收起了碗,对兰伽说:“先吃这些,一下子吃太多你的胃会受不了。我拜托厨房煮了汤,等送过来你再喝一点。”

“啊……好的。”兰伽胡乱的答应着,脑子里却在想着怎么转移话题。

“那个,……亚撒。”

“怎么了?”亚撒正在收拾东西,却突然听见兰伽喊他,他立刻停下手里在做的事转过身来看着兰伽。

“我……是怎么被放出来的?我是说,为什么会同意突然让我出来了?”兰伽想问的其实是亚撒是不是为了自己去求夏佐了,但是这话实在不好说出口。

“是因为你的身体情况实在是太差了”亚撒解释着“就算是要惩罚你,他们也不会让你在受到审判之前就出事的,所以我帮你申请了监外候审。所以说你现在虽然已经出来了,但是这门外还是有人在监视的,只不过在我父亲的地方他们不会太过分,但是你也不要到处乱跑,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兰伽点点头,似乎对此一点都不意外“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事,和你父亲不愉快。”

“不会的。”亚撒摇摇头“父亲其实是支持我的,他说过,无论如何他都愿意站在我这一边。”

“所以说,即使是这样,你还是不能接受我吗?”

兰伽一下子呆了,他想不明白话题怎么又转回来了。

“亚撒……你听我说……”兰伽试图阻止他,但是亚撒却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你告诉我兰伽,我知道你是逃犯,也知道你曾经爱过另一个哨兵,我知道你很可能会马上一辈子关进监狱里,但是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你告诉我,就算是这样,还是不行吗?”亚撒情绪激动起来,他握住兰伽的肩膀看着他。

兰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闭上眼睛不愿意去看亚撒的脸。

亚撒的神色冷了下来,他放开了兰伽,倒退了两步,用带着浓重的失望的声音说:“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不能接受我,是因为……一点都不爱我吗?”

“别这么说亚撒。”兰伽睁开了眼睛,他听亚撒说这样的话心里也很难过“我、我只是不能……”

“兰伽,如果你真的不爱我……那昨天晚上那个吻又算什么?”

亚撒突然的话让兰伽惊呆了:“昨、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不是做梦?你真的……?”

兰伽整个人都傻了,等反应过来他的脸迅速红了,如果是在漫画里一定可以看见他的脑袋上在冒热气。

亚撒却因为这话一下子看到了希望,他欣喜若狂,跑到兰伽的床边抱住他问:“你是说你以为你是在梦里吻的我?也就是说你没有把我当成别人?”

兰伽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却已经不好再反驳了。

因为兰伽昨天晚上看起来并不清醒,甚至吻到一半就又睡过去了,所以亚撒心里其实是没底的。他甚至是害怕着兰伽在迷糊中把自己当成了别人才会主动的靠上来。可是现在兰伽的话像是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不相信兰伽会在不喜欢自己的情况下还能下意识的主动和自己亲近,兰伽之前的话带给他的一切恐慌和不确定都在这一刻被推翻了。

“亚撒,你不要这样。”兰伽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去看亚撒欣喜的脸“你想一想,就算是我真的喜欢你又能怎样呢?我的命运我比谁都清楚,他们要强加在我身上的罪名足以让我在那个鬼地方一直待到死。就算是我现在和你在一起,也只有五天而已。五天一过,你要会联邦星,我则将会被永远的关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你为什么还要为了这五天的欢愉而失去得到另一个可能比我好、比我爱你的向导的机会呢?”

“这是你的想法吗,兰伽?”亚撒的手心很热,几乎隔着衣服都能灼伤兰伽的皮肤。兰伽被他小心翼翼的拥在怀里,仿佛能感觉到一种暖洋洋的力量从两个人接触的地方传过来。

“请你认真听着。”亚撒黑色的眼睛里好像有光芒在涌动,兰伽不由自主的被他诱/惑了“我喜欢你,即使你不会答应我,我此生也不会再有第二个向导。父亲在沉睡前曾经告诉我,希尔加德家的哨兵都是偏执的疯子,这句话我直到遇见你以后才真正的明白,他说的是对的。我想让你明白,我早就在你被抓住的哪一天就下定了决心,即使你不会接纳我,五天之后如果你真的被关进了监狱,我也会像做出当年父亲做过的决定,为了你永远的被冰封在仪器之中沉睡,直到我在沉睡中死亡。”

“亚、亚撒……”兰伽被他的这一番话惊呆了,他早就知道亚撒对他的感情是炽热的、是浓烈的,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这种热度已经足够眼前的哨兵燃尽生命来爱他。

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兰伽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亚撒的整个人顿时被狂喜吞没了,他几乎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它快乐的狂奔着,仿佛是得知眼前这个向导终于真正的属于他了!

哨兵的心情永远是和欲/望相连的,几乎是立刻的,亚撒体内的占/有欲呼啸着席卷了他,他几乎难以克制自己对兰伽的渴望,他恨不得现在就占/有他!

但、现在不是时候,兰伽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允许他承受眼前这个精力过剩的哨兵的占/有。他如果不克制自己,兰伽恐怕会被他折腾的去掉半条命。

亚撒深吸一口气,从床边站了起来,以惊人的毅力控制着自己的脚往远离兰伽的方向走去,远离诱/惑。

兰伽看着亚撒得到了自己的同意却立刻头也不回的跑掉了,瞬间以为对方是后悔了。神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他看着亚撒站在床边一副想走又走不掉的样子,只觉得自作多情,于是垂下眼自嘲的笑了起来。

亚撒听见兰伽的声音觉得他笑的不对劲,只好小心翼翼的回头看,却发现兰伽虽然在笑,却一脸难过的表情,他顿时觉得不知所措,心都抽疼起来。

“兰伽……”兰伽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看他,看见亚撒站在离床不远的地方却不敢靠近,心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没有回答,只是撇开了头。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亚撒看见他这个模样之后,突然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扑了过来,牢牢的抓住他的肩膀,恶狠狠的质问他:“你后悔了吗,兰伽?你想反悔吗?我不允许!”

兰伽这下子才知道自己搞了个乌龙,顿时哭笑不得,他看着亚撒激动的样子,下了决心,闭上眼睛,再一次主动吻住了哨兵。

亚撒呆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兰伽的唇正紧紧的贴着他的,眼前的人面色绯红,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在清醒的情况下主动吻了上来。

但是当兰伽发现亚撒没有反应之后他郁闷了,这不是他和亚撒第一次接吻,但是却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主动,他不太知道该怎么做。

犹豫了一下,兰伽回想着记忆中亚撒的动作,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对方干燥的唇,却没想到这个动作一下子捅了马蜂窝。亚撒似乎是受到了鼓励一样,一下子兴奋的咬住兰伽来不及收回去的舌尖,含住它吮吸纠缠起来。

兰伽顺从的闭上了眼睛没有反抗,亚撒便更加得寸进尺,他似乎是忘了自己刚刚才下定的暂时不碰兰伽的决心,顺势把兰伽压在床上动情的啃咬亲吻起来。

“您的衣服……”开门声过后,另一个人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

兰伽和亚撒立刻停下动作同时看向门口,正好看到一个士兵满脸通红目瞪口呆的看着兰伽被亚撒压在身/下亲吻,手里还拿着一套干净的衣服。

“衣服放在桌子上,顺便把餐具拿出去。”

“是、是!”那士兵好像还没有从震惊里回过神来,同手同脚的走了出去。

被当场撞破兰伽羞愧的几乎抬不起头来,亚撒却笑得好像一只偷了腥的猫。

最新小说: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城市新农民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有风险就对了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辐射的秘密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