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异域庆典(二)(1 / 1)

节日的庆典总是少不了美食、美酒,当然还有美人。

欢乐是拉近距离的最好方法,无论是哪里的人似乎都明白这一点。就像水面少不了睡莲的点缀,盛大的聚会也少不了爱情的主题。

流浪诗人在广场边拉着手风琴唱着自我陶醉的长诗,姑娘们将鲜花编织进自己的长发,老年人在长桌旁诉说着年轻时的美好岁月,新鲜啤酒打湿了男人们的胡子和胸膛。

弥漫着爱情气息的许愿池旁绝对不适合三人同行,他们去长桌那里拿了一点食物。但是油炸食物和甜点很容易就让人感到饱腹,最后默默无言三人组只好来到了阶梯小广场观看表演。

广场中间的演员都是当地群众,他们穿着自己缝制的演出服,演着每年都一样的故事。遇灵节的由来就是所有演出共同的主题,平民英雄被觊觎人界的恶魔追杀,死去的灵魂在家乡遇到了守护此地的神灵。神灵给了英雄复活和复仇两个选择,宁愿失去生命也要消灭恶魔的英雄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恶魔在正义与力量的合作下被赶出人间,而英雄的肉身消散,灵魂却成为了新的神明,继续守护着无数的加布加卡人。

所有队伍的演出都是相同的,他们在这一天只被允许表演这一个节目。但是又没有一个演出完全相同。每个演出队伍都有自己的特色,在他们的故事里英雄不再高大威猛,他有时变成一个带着可笑高帽子的小矮人,也有时变成满嘴胡言调戏女孩儿的中年醉汉,他的嘴里说着荒诞不经的诗句,邻人们都嘲笑他的颠三倒四,只有守护此地的神明才能听懂那里面隐藏的消灭恶魔的原因。

兰伽听着剧中滑稽的语言看着生动的表演看的津津有味,但是亚撒和斐瑞却只觉得索然无味,他们甚至搞不懂兰伽到底喜欢这些东西哪一点。

他们听不懂加布加卡语言,那些奇装异服的人嘴里高喊的话他们听起来就像天书。虽然兰伽耐心很好的向他们解释每一个故事的内容,但是令人郁闷的是那些听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模板印出来的!

有大胆的加布加卡人在这个故事里融入爱情的元素,甚至还将那位帮助英雄的神明想象成一位正值妙龄的女神。因为心中藏有爱慕她才主动帮助英雄完成他的梦想,在英雄化神之后二人双宿双飞。

每每当台上演绎到情谊缠/绵的时刻,观众台上都会爆发出热烈的叫好声和集体起立鼓掌的待遇。因为加布加卡人的思想观念还是比较落后保守,所以他们从来不在公众场所表露自己的爱意,就算是戏剧里也不能有太过露骨的表达。

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狂欢的日子,所有向英雄表达敬意的方式都是被允许的,因此大家对于表演中的亲热桥段非常的受用,在亚撒和斐瑞看来枯燥到无法忍受的演出却是这庆典上最受当地人欢迎的节目。

又一次集体起立尖叫鼓掌,亚撒悄悄的把手伸向身后。

为了防止亚撒“蛊惑”兰伽,斐瑞一直插在两个人的中间,就连坐下的时候他也硬是挤了进来。

兰伽看的兴趣斐然,正要拍手叫好,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角在轻轻地动,力度不大,但是摩擦着腰部的皮肤有点痒。兰伽根本没有想到亚撒会如此大胆,隔着斐瑞还敢做小动作,他不在意的回手拂了拂衣服,却正好落入某人的陷阱里。

手一下子被另一个人的手包裹住,兰伽吓了一跳下意识回身去看,却不经意发现亚撒正嘴角噙笑看着他。兰伽顿时明白过来后面那只捣乱的手是谁的。

他微怒的瞪了瞪亚撒,悄悄用力想要把手抽回来,却发现自己被亚撒攥的很紧,不使劲挣扎根本抽不回来。

兰伽感到恼怒而尴尬,他不想因为用力挣扎被斐瑞发现,但又无能为力。他们背后是后面人的座椅,等这段爱情戏一过去后面的加布加卡人坐下来立刻就会发现他们在做什么,他完全可以想到保守的加布加卡人看到两个男人牵着手时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兰伽觉得他的头都在发痛了,亚撒最近像是个想要关注的小孩子一样,总是动不动就找机会拨撩他,常常把他搞得心惊胆战,不知如何是好。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大概是因为实在对表演不感兴趣,斐瑞已经在托着脑袋打瞌睡了。

“放手。”兰伽把头探到斐瑞背后,对亚撒小声说。

“好啊。”亚撒笑的灿烂答应的痛快手却还是攥的紧紧的。

“别在这里闹,回去……回去我们在说。”兰伽对于亚撒的无赖简直毫无办法,只好小声和他协商着。

亚撒这次没有再说话,只是笑容依旧。

舞台上的爱情桥段已经演到了最后的高/潮部分,英雄肉体消散,女神在天地间寻找他散落数片的灵魂,等她将他重新融合在一起,英雄就会成为神灵二人将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全剧就要在这里结束。

观众们都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等待最后一段的演出,只有兰伽急的脑门上汗都出来了。

亚撒似乎对他的手感到着迷,好像那是一样具有极大诱/惑力的玩具,他反复把玩他的手指,抚摸他的手背,甚至情/色的在他手心轻轻画圈。兰伽的手因为紧张而变得分外敏感,亚撒没碰他手心一下他的手都忍不住颤一下。

不过,亚撒很快就发明了新的游戏方法。

兰伽正在头痛中突然察觉自己的手被松开了,高兴之余他立刻想要抽出来。可是没有想到当他松了一口气即将把手拿到前面的时候,亚撒的手像条蛇一样立刻咬了上来,死死的抓住他的手又抓了回去。这个转折让兰伽几乎都惊呆了。

但是没有等他回过神来,他的手又被放开了。当上面的过程再一次重复,兰伽终于明白了亚撒的意思。他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放掉他在他以为逃脱之后再捉回来,一遍一遍的享受着捕捉的乐趣!

兰伽几乎要被亚撒这种恶趣味搞疯了。终于当亚撒再一次松开他的手的时候兰伽故意没有躲闪的狠狠的拍在亚撒的手背上,他本来以为亚撒会躲开,却没有想到他动也不动的伸着手眼看着自己打了上去。

手心和手背接触立刻发出了一声清脆响亮的“啪!”,打盹的斐瑞被自己背后的声音吵醒了!

兰伽见状立刻收手,却没有想到亚撒故技重施以更快的速度紧紧拉住他的手不放!

斐瑞回过头来正好看到兰伽的手和亚撒的手紧紧拉在一起,看起来亲密无间就好似一对亲密恋人!

斐瑞的脸色瞬间黑了个透,兰伽百口莫辩。

亚撒见此却是满意的笑了,轻轻松开兰伽,还安慰一样当着斐瑞的面安慰性的拍了拍兰伽的手背。于是这一幕在斐瑞眼里看来更像是奸/情被撞破的样子了!

斐瑞怒视兰伽一眼,一言不发起身就往外走。兰伽顾不上亚撒,跟在斐瑞后面往外追。他好不容易才追上了斐瑞,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劈头盖脸被斐瑞训了一顿,大意就是他对不起西奥多没有想到兰伽竟然是这样的人云云。

兰伽知道他对当年自己和西奥多之间发生的事并不清楚,正要和他解释,却被斐瑞的一句话给惊呆了。等他回过神来,斐瑞早不见了身影。他还要再找,这时候正好台上的这一轮表演结束,人们有的离场有的进场还有坐下的,凌乱的人群挡住了兰伽的视线。

亚撒追了过来,看见兰伽站在原地斐瑞不见踪影心里暗暗高兴,嘴里却还要安慰他:“放心吧,刚刚其实我已经看到谢里尔过来了。他这会儿大概已经跟着斐瑞了,不会有事的。”

“嗯……”兰伽看了看亚撒,欲言又止。

突然间,剧场里一片漆黑!

周围有人尖叫了起来,人群开始沸腾!

“是天幕,这个广场有天幕!”亚撒凭借着卓越的视觉看清了刚刚一瞬间发生的事,在兰伽耳旁向他解释“有人刚刚把它放下来了!”

似乎是为了印证亚撒的话,剧场中间出来一位主持人,兰伽其实并没有看见他的人,但是他却听见了他声音———

“狂欢吧!女士们先生们!黑夜就是你们的保护色!快快去寻找你们可口的猎物————”

这话一出,人群里立刻一片欢呼和口哨声。

“但是请小心,恶魔,就在你们的身边——!”

兰伽这才明白过来,这大概是庆典上的环节之一,他们身边可能会有演员扮成的恶魔。

“他说了什么?”亚撒俯下/身靠近兰伽,他吐出的热气打着兰伽敏感的耳垂,哨兵的信息素气味不自觉的逸出,让兰伽突然想起了斐瑞刚刚和他说的话。

“不要告诉我他不喜欢你!你难道忘记了吗?渴望肢体接触是哨兵陷入结合热的前期征兆——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最新小说: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辐射的秘密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有风险就对了 城市新农民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