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坦白(1 / 1)

飞舰里非常安静,亚撒坐在驾驶舱里操作着飞舰,他们马上就要离开这片星系了,那时候也算基本安全了,就可以切换自动驾驶模式。

安格斯看看斐瑞,又看看兰伽,他有一肚子的话要问。

可是,斐瑞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兰伽闭目不语心事重重。

安格斯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尴尬的气氛让他难受的不行:“我说你们……”

斐瑞:“叛徒!”

兰伽:“安静。”

萨拉立刻有眼色的一把拉回了安格斯,对他说:“你累了,我们快去休息吧。”

安格斯莫名其妙的说:“我不累啊。”

萨拉没办法,只好改口:“你受伤了,我去给你涂药。”

安格斯更加摸不着头脑:“又不严重,皮外伤而已。”

萨拉忍无可忍:“那是我累了我累了!你走是不走?!”

安格斯犹豫的看了看兰伽和斐瑞,他想问的话还一句都没说,但是看了看似乎处在发火边缘的妻子,安格斯还是妥协在萨拉的淫/威下了。

“斐瑞……”看着脱线的人终于走了,兰伽将视线转向了斐瑞。从一见面他就察觉到了,斐瑞和谢里尔的信息素味道完全交/缠在了一起。那种感觉……根本就是已经结合了的哨兵向导才会那样!

可是斐瑞和谢里尔才刚刚认识了没多久,斐瑞怎么会愿意和他在一起?!而且看斐瑞的样子似乎并不是情愿的,难道是谢里尔强迫他的?

兰伽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变的难看了起来。

虽然他早就知道哨兵向导之间那些说不清的事,可是他没有想到过这种事会发生在斐瑞这样骄傲的人身上。当初他和亚撒被切尔德博士暗算,如果不是亚撒不愿意强迫他,大概今天他的境况也不会比斐瑞好到哪里去。

“管你什么事!”斐瑞看着兰伽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愤怒的踹开椅子就要走。

“斐瑞!”兰伽上去拉住他的胳膊想要留住他,却无意中看到了他手臂上还没有完全消退的吻/痕,斑斑点点,一个接一个,触目惊心。

“放开!!!”斐瑞又惊又怒,脸色瞬间煞白,用力的拍开兰伽的手冲他大喊:“你满意了?滚开!”

兰伽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松开手,斐瑞趁机迅速的甩开他跑进了房间,一直观察着这边的谢里尔立刻跟了上去,在斐瑞要关门的时候硬是挤了进去。兰伽还要上前敲门,谢里尔的灰狼却突然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俯下身子龇牙威胁他,不让他再前进一步。

兰伽知道精神体和本体的意识是想通的,灰狼会拦住他一定是谢里尔的意思,不禁感到有些愤怒,干脆无视警告继续往前走,却没想到那条灰狼见警示无效居然真的扑向他的小腿张嘴便咬!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扁扁的倒三角形脑袋突然从兰伽的身后冒了出来,挡在兰伽面前向那条灰狼发出“嘶嘶”的声音。

托托!兰伽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巨大棕色毒蛇,完全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跟在自己后面的。

“托托,回来”亚撒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驾驶室里走出来了,他走到了兰伽身边,把托托喊了回来。

谢里尔的灰狼似乎对亚撒有些忌惮,也收敛了凶神恶煞的模样,只是警惕的看着亚撒。

“哼!”亚撒警告性的瞪了它一眼,不再搭理它,而是拉住兰伽让他离开那里。

“可是斐瑞……”兰伽还是非常的担心斐瑞仍然想要跟过去看看,可是却被亚撒制止了。

“他们已经结合了”亚撒冲他摇摇头“你做什么也已经没有用了。”

兰伽的心因为这一句话沉了下来,最坏的猜想被证实了。

“不要管他们了,我们来谈谈我们的事。”亚撒拉开一把椅子让兰伽坐下,自己也坐在了兰伽对面。

“我们?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兰伽这才发现飞舰的主舱里面已经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亚力士也早早的就回去休息了,他想到之前的那个吻,心里突然有些发慌。

“当然有很多要谈的……比如说,那个西奥多?”亚撒的话里带着一股浓浓的醋意,兰伽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西奥多……有什么好谈的……”明明没有做什么错事,可是兰伽在此时此刻,却不敢直视亚撒的眼睛。

“没什么好谈的?”亚撒笑了起来“那他为什么那么悉心照顾你?还有他给你讲的那些‘往事’又是怎么回事?”

“那不关你的事”兰伽的眉头皱了起来,他随即反应过来什么,问道“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我进入过你的精神域,对你的精神力熟悉,让托托隐藏在你的身边不是什么难事。”亚撒理直气壮,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妥。

“你让托托跟踪我?你的精神体?”兰伽瞪大了眼睛“那么说这段时间托托一直在我身边?”

“你那时昏迷,我不可能放心把你交到别人身边。”亚撒巧妙的把自己和“别人”撇开了“托托不是一直跟在你身边的,它要提防被精神力强的人发现,而且,它进不去那间实验室。”亚撒说着,眼神暗了下来。

“我让它藏在了靠近实验室的地方,要不是它,我们也不会那么巧在你遇见麻烦的时候出现了。”亚撒的解释有理,兰伽知道这次多亏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舱里一时陷入了沉默,兰伽不开口,亚撒也不逼他,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坐着。

沉默了半晌,兰伽终于开口了,神色晦暗难明问道:“你真的想知道?”

亚撒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兰伽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艰难的开口:“我们原来……在一起过。他是我,曾经喜欢的人。”

“就这样?”亚撒的脸色暗了下来,这不是他想听的东西。

“就这样”兰伽吐了一口气“我们早就分手了,所以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亚撒没有再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兰伽,他感到有些愤怒,更多的是失望,兰伽还是不愿意信任他。

“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回去休息了。”兰伽看亚撒沉着脸不说话的样子心里有些发虚,干脆想要离开。

“你就没有别的事情想和我说了?”亚撒忍住心中的不快,又问了一遍。

“没有了……”兰伽不知道亚撒指的是什么事,也不知道亚撒知道的比他想象的要多,仍然是强作镇定的回答。

“那么”亚撒终于不再忍了,阴着脸站起来走到兰伽身前“请问您是怎样杀死星兽的呢,向导先生?”

兰伽的脸色瞬间变了。

“你、你怎么会知道?!”

“我说对了,是吗?”亚撒反问“我不想问你你们到底是谁,也不想探听你们的向导为什么能杀死星兽。我只想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向导?”

兰伽沉默了,他知道亚撒恐怕已经认定了他是向导,他再否认对方恐怕也不会相信,但他仍然犹豫了很久,才最终点了点头。

“那么,你的精神体呢?你是真的看不到托托么?”亚撒追问到。

“不,我看得见……”兰伽摇摇头“我能够装作看不见,是尤金给我的眼镜的作用。”

“那个家伙?”亚撒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脸色有点臭“那么,你还没有回答我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的所有表现都像个伪向导一样,而且托托也找不到你的精神体?”

兰伽苦笑了一下,问道“你真的想知道?”

亚撒点头“对。”

“那我告诉你。”

兰伽突然笑了,脸色却变的惨白,他以近乎凄然的表情陈述着那些记忆中曾被深埋的事。

“那是因为,我的精神体,是被我的哨兵——亲手杀死的。”

亚撒听完这话,脸色一下子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他愤怒的抓住兰伽的肩膀,嫉妒烧光了他的理智。

他按住兰伽的头,强迫他看着自己,一字一句的质问:“你有哨兵?是谁?是不是那个西奥多?!”

兰伽推拒着,亚撒弄疼了他。

“放开我,亚撒”哨兵的手像铁一样有力,他被死死的固定在亚撒的胸膛和墙壁之间,无处可逃“我的确和西奥多在一起过,但就像你说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你再质问我也不可能抹去了!”

“是吗?!”亚撒的思维已经混乱了,占/有/欲搅乱了他的心“那么你们做过什么了?他亲过你?摸过你?还是你们已经上过床了?!”

“不…没有,我们没有!”亚撒的头靠在兰伽耳侧,他在兰伽修长的脖颈嗅着,好像要仔细坚持他的身上是否还留有其他人的气味。

他们靠的如此之近,以至于兰伽都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汗水的味道。

兰伽的话暂时安抚了哨兵,但是他的下一句话却让亚撒的怒火翻倍。“我们只是精神结合而已……还没有其他的。”

精神结合?亚撒想到了他曾经在兰伽的精神域“看到”过的,那被撕裂的千疮百孔的精神力,被自己的哨兵吞噬了精神体恐怕会比死还难受吧?

最亲密,最信任的人,却是背叛的那个人,向对方敞开了自己的一切,却被狠狠的伤害了,不知道兰伽那时是怎么熬下来的。

“你问完了?”兰伽见亚撒不再说话,推了他一把,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把他推开了“没有什么想问的我就走了。”

兰伽的脸色依然很不好看,亚撒没有再阻拦,放他离开了。

兰伽虽然有点奇怪亚撒这么轻易就放他走了,但是他真的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儿,挖出那些被尘封在深处的记忆对他来说非常难受,而且他手臂内侧在隐隐发热。

兰伽离开了,驾驶室里只剩下了亚撒一个人。

最新小说: 有风险就对了 辐射的秘密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城市新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