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生命力供体(1 / 1)

“背叛者”在蓝宝石星的基地在地下数千米处,各个基地之间沟通交流都依靠专门修建地下隧道。隧道外围全部使用伪装隐形材料建成,可以逃避仪器的探测,这使得修建工程浩大,花费颇巨,但是却也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基地的隐蔽性,也是飞舰没有发现这座巨大的地下城堡的主要原因。

基/地修在地下的另外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躲避星兽。

星兽来自星辰深处人类还未曾探索到的区域,因为星兽死后尸/身会化作流光消散不见,而至今联邦中尚无人能捕捉到活体星兽,因此它如何穿越星海行走于星球之间还是一个未解之谜,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无论是在空中还是太空中,人类都无法有效的躲避星兽的袭击,曾经在星兽活动频繁的区域,星兽庞大的身影经常会尾随落单的飞舰,暴/力破坏飞舰的外壁,它们的利爪比离子炮的威力更甚,普通的民用小型飞舰根本不可能躲过它的致命一击。

更可怕的是,未成年的星兽虽然没有成年星兽那样强大的破坏力,但是它们却可以直接作用于人的大脑,使飞舰驾驶员出现幻觉操作失误最终飞船陨落甚至舱门自动打开,它们就只坐等享用美餐了。

但是星兽并非无懈可击的,它们的缺点来自于它们的习性。这些看似笨重的丑陋家伙的确善于空中捕猎,但是却并非钻地能手,虽然它们有时会在泥土中休眠,但是它们对泥土下的生命体却分外不敏感。通常它们能够通过嗅觉听觉和精神波动来判断猎物的所在,但是对于它们的感官和精神来说泥土却像是一堵坚硬的墙,将它的探查拒之门外。

然而这一发现并非的功劳并非属于联/邦中的任何一位专家学者,反而是修建这座基地的人———背叛者们的前辈发现的。至今,这一大发现也没有被联/邦中任何人所知,在星兽消失后的十年里,他们也再无从得知。

亚撒和谢里尔跟着西奥多在曲曲折折的地下走了约摸有七八分钟,他们走到了一个分叉口,那里已经有一个人在等候了。

西奥多向对方微微示意谢里尔,对方立刻走到谢里尔面前礼貌的请谢里尔跟他走。

“你们要把他带到那里去?”亚撒伸手拦住了谢里尔,眼神直逼西奥多。

对方好像对他这失礼的举动并不在意,嘴角依然挂着从出现就没有卸下过的和善微笑,但是眼神却带着审视毫不含糊的与亚撒对视,两个人的气势互不相输,凌厉的眼神在空气激烈碰撞。

“不要太担心,年轻人,我不会让你涉险的,那样未免太卑劣了。”西奥多开口了,但是他的话并没有丝毫真正的安抚意义,反而是他喊亚撒“年轻人”的语气让对方因想起了兰伽而皱起了眉头。

“把眉头放松点吧,小伙子!这样可不像是一个成熟的哨兵该有的样儿!”西奥多半开玩笑似的说,但是任谁都不难听出他话中浓浓的嘲讽,就连谢里尔这样神经大条的家伙也把脑袋凑到亚撒耳旁问道:

“喂,伙计,你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大便头?”

谢里尔的声音不小,而且他们都知道就算是再小的声音这么近的距离也不可能瞒过哨兵的听力。这话明显就是说给对面的两个人听得。

西奥多的队友听到这话脸都黑透了,反倒是西奥多仿佛只是听到对面的年轻人们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一样,面不改色的站在对面,连多余的眼神都没给谢里尔一个。

要知道,同样是金发,兰伽的淡金色就像是午后阳光照在溪流上倾洒的光影,柔和而温暖;而西奥多的则耀眼灿烂,如同受到阿波罗的眷顾,搭配他堪称完美的面容,很难叫人不生好感。

可是这样的人却被谢里尔形容成“大便头”,一般人只怕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偏偏西奥多神色如常,倒是他身边的伙伴生起气来。

“二位请注意你们的言行!否则我们不能保证会客气的对待您的同伴。”虽然对方的话依然是非常礼貌,甚至还用了敬语,但是话中红果果的威胁却让亚撒和谢里尔都皱起了眉头。

“别这样,霍克尔”西奥多适时的出来打圆场“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没有什么妨碍,总不能只许我们打趣人家却不许还嘴的吧?”

“哼!”西奥多的话显然有足够的权威,伙伴虽然不满但是却也立刻住嘴了。

“抱歉二位,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等二位到了合适的地点自然会告知二位的,但是我可以保证不会伤害二位的人身安全。”西奥多承诺道。

“当然,也包括两位同伴的人身安全。”男人又补充了一句。

“又是这套……”谢里尔看不惯西奥多这幅和善的样子,干脆扭过头去。

“走吧”看出西奥多无论如何都不会告诉两个人他们想知道的东西,亚撒明白多说也无益,干脆不再耽误时间。他转过头对谢里尔嘱咐了一句

“小心!”

“知道,你也是。”谢里尔向亚撒点头,也跟着另一个家伙走了。

走过分岔,亚撒很快被带到了一间看起来和普通房间无疑的屋子里,打开门,里面空荡荡的,整个房间只摆了一张床。除此之外,看不出来有任何不对。

在西奥多的示意下,亚撒躺在了床上,西奥多一边从床底取出一个小小的仪器贴在他的胸口上一边向他解释:“这是用来探测你的体温血压和心跳的东西,当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探知你的意识波动强度,一旦你的情况发生异常,我们会立刻得知并且中止项目,所以不要太担心。”

“你还没有告诉我,这到底是干什么的。”亚撒环视着这件空荡荡的屋子,完全无法看出这屋子里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人的性命的东西需要他戴上这种仪器。

“请不要心急,这就要说到了”西奥多把最后一支感应器贴在亚撒太阳穴上,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如你所见,这个星球上还存在着星兽这种消声觅迹多年的东西……抱歉,我忘记了,你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通常不知道这些东西,让我来解释……”

“不必了”亚撒打断了西奥多的话,他早就在兰伽那里了解了关于星兽的事情“我知道这些从星际中来的家伙。”

“是吗?看来是我错估了你的博学呢”西奥多显然有些吃惊“那托你的福,我就省一点口水了。我们接着往下说,这颗星球上,不但依然有星兽的存在,而且数量绝对比你能想到的要多,因此我们的基/地,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尤其是在向其他基地移动的时候,地行舰的启动和运行初期阶段都会产生大量的热能和噪音,这是不可避免而且是致命的。因此,为了不惊动星兽,我们制造了这样的房间。”

“这房间有什么特殊?”

“当然有,这房间的墙壁上涂抹的并不是普通的涂料,而是星兽的牙齿和肠子的提取物制成的特殊墙粉。”西奥多解释道。

“等等”亚撒打断了他“据我所知,星兽死后尸/身根本无法保留,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材料?”

“看来您的渊博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多”西奥多回答“星兽死后的尸/体的确难以得到,所以这些当然都是从活的兽身上取下来的。”

“活的?!”亚撒难以抑制内心的震精,他们居然能捕捉到活的星兽?这群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对,活的,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纠结,请听我继续说下去”西奥多这么说了,亚撒虽心怀疑惑但是也不再多问。

“我们做过的研究发现,星兽之所以能瞬间杀死其他生物是因为它的牙齿可以瞬间吸食生物细胞中的一种特殊物质,而且我们还发现,这种物质存在于所有生物的体内,并且越是强壮健康、越是年轻的生命体,体内含有这种物质的数量在同种族内相对越多;而越是寿命长的种族,相对于其他种族体内含的这种物质越多,因此我们将这种东西命名为‘元气’或是‘生命力物质’。这种物质有着特殊的效果,运用得当,它可以短时间内迷惑星兽的感官和精神力,达到掩护地行舰的目的。”

“所以说,你们是要汲取我和谢里尔的生命力来掩护地行舰?”亚撒冷笑了起来。

“不,或者说不完全是这样,我们在材料中掺入了星兽肠壁提取物做的粉末,它有着和牙齿粉末相反的作用,因此在墙壁内的仪器启动后你们的生命力会一边被提取,在短暂的使用后立刻被收集起来还到你体内,你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顶多是会有一点疲惫罢了。”

似乎是为了缓解亚撒的紧张,西奥多又开起玩笑“不要想太多,我们也不能每次出门先死自己人呐!这次如果不是有人生病了不能完成,我们也不会请你们中最年轻的人来帮忙。”

西奥多没有告诉亚撒,并不是有人生病了,而是因为他为了兰伽提前回去导致提供元气的人还没完全复原才需要临时加人的。

西奥多站了起来,向亚撒挥了挥手“放心吧,只是睡一觉而已,醒来一切都会好的。我不打扰了,过会儿见。”

“你告诉我这些,不怕我告诉别人?”

西奥多已经走到门口,听到这话又转过身来笑了。

“既然敢告诉你,自然不怕。”西奥多说完,关上门走了出去。

门口,斐瑞正站在外面。他刚刚从结合热的折磨中恢复过来,脸色还有些不正常的红。

“斐瑞,这边你亲自看着,交给你了。”

“嗯,知道。你要跟这一批走?”斐瑞看着西奥多。

西奥多点了点头,眼睛里散发出温柔的光芒,说道:“对,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最新小说: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城市新农民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有风险就对了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辐射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