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背叛者基/地(1 / 1)

黑色的夜空中,一片星光闪烁。

兰伽站起身,痴迷地注视漫天星光。那些星光似乎并不寻常,闪耀着不同色彩的光芒,星星点点,明暗交错。有的遥远却依然光芒四射,也有的虽然几乎触手可及但却光芒黯淡。

“兰伽!”

耳边传来人低声的呼喊,一片白光映入眼帘,星光渐渐都在光芒的掩盖下销声匿迹,只有一颗特别明亮的依然在白昼中显现它的存在,与日争辉。那星光和兰伽特别近,几乎就贴在他的脸前,他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

“醒了?”伸出去的手被人握住,温暖而有力,虚幻的世界如潮水一般在意识中褪去,眼前浮现出了模糊的轮廓。光线恰到好处的昏暗,使他的眼睛不致被强光刺伤。

“亚撒……”兰伽这才发现,自己伸出去的手正好被亚撒握在手里,顿时有些尴尬想要抽出来。

亚撒发现了他的动作,淡定的解释道“刚才你想要摸我的脸,我才抓住的”。

“!!!”兰伽震惊了!他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居然还有这种痴汉体质。他刚刚明明只是在梦里追逐那颗星,怎么会睁开眼睛摸的却是亚撒?!

脑海里几乎是刚刚想起那片星海,眼前的一切就立刻模糊远离了视线,光芒乍现在脑海,如同白天黑夜迅速交替。手腕内侧的皮肤在发热,一只白色的天鹅印记闪现了出来,只是在衣袖的掩藏下逃过了亚撒的视线。

“该死的!”亚撒低低的咒骂了一声,将再次昏迷的兰伽放回了床上。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到底怎么回事,亚撒?再这样睡下去你的美人真的要变成睡美人了!”谢里尔走了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兰伽夸张的叹了一口气“不是说醒过来一次了吗?怎么又晕过去了?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他的身体一切正常。”亚撒坐在床边,神色难辨。

“那怎么……”谢里尔突然明白了过来,低声问道“是精神出了问题?”

“现在还不确定,需要进一步检查。”

“……抱歉,谢里尔。”亚撒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出声“说是不拖累你,结果还是拖累了”

“虽然说实话我不赞同你带着这家伙,可是这次还真说不定要感谢他呢!”谢里尔拍了拍亚撒的肩膀“真是看不出来,他的人脉还蛮广的嘛!这种偏僻的地方都能碰见老相好,要不是他人家还不一定收留我们呢···”

“老相好?”亚撒脸色瞬间阴暗。

“额···那个,我是说老熟人···喂!别动拳头啊啊啊···”意识到又说错了话,谢里尔一路小跑跑出了房间,亚撒的脸色黑的他不回头也能想象得到。

房间里,亚撒面色铁青的回想着谢里尔的话。他俯下/身,再一次将额头贴上兰伽试图像以前做到过的那样,探入兰伽的精神域,没有意外,再一次失败了。

在兰伽这次昏迷以前,这种事情是几乎从未有过的。别说兰伽的精神域早就接受了亚撒,就算没有,以兰伽的精神强度也不可能反抗得了亚撒。

兰伽的精神出问题了,但是他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问题;还有那个让他非常在意的男人,他不知道他是兰伽的什么人。

无力感一瞬间涌上心头,但也仅仅是一瞬罢了,下一秒他更加用力的握住兰伽的手,好像要把这个男人藏到自己心底最隐秘的角落,谁也找不到。

一间巨大的机甲停放舱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蹲着修理机械。

“我真是不明白你是发了什么疯,竟然会收留那家伙!”嘲讽的声音从高处传来,金发男子手里的动作顿了顿。

“我当然会这么做,要是换做你,斐瑞”男人垂下眼帘,遮挡住内心的情绪“你也不会置之不理,别嘲笑我,谁都做不到。”

“切”斐瑞不屑的啐了一口,抱着胳膊站在指挥台上“得了吧,那种没用的家伙,一只星兽而已居然都会晕倒,弱鸡一样,有···又没有受什么伤···”

“别那么说,斐瑞”男人仿佛没有听出斐瑞话里的别扭“兰伽那么要强的人,听到这话会不高兴的。”

“哼,又没有说错,那你说难道他还是因为营养不良晕倒的?”

“······”男人干脆不理他,埋头工作。

“那是被吓晕了?这么没用?!”

“······”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话啊!存心让我着急吗魂淡?!”

“抱歉”男人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关心的方式有点特别,我实在是没听懂。”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男人神顿时色黯了下来“随行的医生只说身体暂时没有问题,只是如果再继续昏迷下去就···”

“那不就是精神的问题?!那你为什么不···”斐瑞的声音戛然而止,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那怎么办?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明天我们就起程回总部,那里有更先进的仪器设备可以给他检查,也有专攻向导精神的专家。”

“耽误了任务,你不怕人闲话?”斐瑞从指挥台上跳下来。

“是我害他这样,总要弥补。”

谢里尔走回休息室,推开门却看到一同来的队员都坐在一起神色凝重。原本在那一片搜查的一共有两支小队27个人,现在加上他和亚撒兰伽还有不到一半人,大多数人都死在了星兽的嘴里。

“我说伙计们!”谢里尔大大咧咧的拍了拍队长的肩膀,另一支小队的队长因为星兽出现的时候站的很近首当其冲成为了星兽的口粮,剩下的人就暂时以亚撒他们组的队长马首是瞻。

“不要愁眉苦脸的,至少我们还活着不是吗?”谢里尔夸张的笑起来“没有什么能更美好,只有生命!赞美生命!”

可是没有人被他这真诚的感叹逗笑,大家看起来更愁苦了。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谢里尔!”

终于有人看不过制止了他,是学校的一位老师,很幸运,他们的随行老师都活下来了,但是另一组的老师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星兽出现的地方正好在他们那一组的搜查范围内,所以活下来的人几乎都是亚撒组的,只有一两个是另一个组的。

“我们今天早上,听到了飞舰发动的声音···”一个队员艰涩的说出了坏消息。

谢里尔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乐观的反对到“不一定是你们想的那样不是吗?或许是别的什么的···”

“你知道什么!我们不会听错的!”那个队员生气的站了起来冲着谢里尔大吼大叫“那是大型飞舰的声音!我们在那上面待了11年!可是···可是现在他们···”

这个在凶兽面前都毫不退缩的坚强的男人此时蹲下呜咽起来,他不只是为了自己而哭,也是为了那些死在自己面前的队友。

“唔,我不是那个意思···嘿!伙计,别这样···”谢里尔面对这个哭泣的男人手足无措,只好安慰道“我们并不一定是被抛下了,他们或许只是不清楚还有幸存者···毕竟在敌人情况不明的形势下暂时撤退也无可厚非···”

亚撒还没有来得及告诉过谢里尔舰长对于这次事件的判断以及他们可能早就知道有可能是星兽作乱。

“不只是这样,情况比你想象的或许还要糟糕”队长站起来走到他的队员身边,穿着厚实jun靴的脚狠狠地踹在哪家伙的屁股上,对方被踹的一下子脑门磕在地面上。

“哭哭啼啼像个什么样子,难堪死了!是个男人就给我站起来!”

“是的,队长!”被踹的家伙没有丝毫怨言,顶着脑门上的包擦了把眼泪鼻涕立刻爬了起来。

“请问,您说的更糟糕的情况是什么情况?”谢里尔忍不住问道。

“队、队长···”一个队员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顾虑地看了看周围。

“没关系的,如果他们有任何目的的话不会因为我们猜到了他们的身份就放弃或者改变的,毕竟昨天飞舰起飞他们不可能没有观测到,我们这几个人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了。”

谢里尔听了这话才明白,刚才那个队员顾虑的大概是监/控器一类的东西。

“到底是怎么了?”谢里尔有点被搞糊涂了。

“是背叛者,我刚刚和两位老师讨论后一致认为,这个在这颗有星兽的无人星球上、隐藏在地下、收留了我们的基/地,或许是背叛者的聚集基/地。”

最新小说: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有风险就对了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辐射的秘密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城市新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