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星兽和灾难(1 / 1)

“亚撒···”兰伽为难的看着哨兵,他的确非常想要知道关于这个星球上发生的事,但是他也不情愿再让一个哨兵染指自己的精神。

哨兵抿着薄唇,黑色的眼睛深的仿佛一望不见底。对于兰伽的为难他似乎非常冷淡。因为想要知道些什么的是兰伽,兰伽答应与不答应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

“那就算了”亚撒眼神黯了一下,转过身去“我今天很累了,你不愿意我就去睡了。”

“等等!”兰伽觉得自己的老脸都要烧起来了,明明是请求别人帮忙还犹豫不决,实在有点矫情,况且···对于拥有向导的哨兵来说,自己一个伪向导算什么呢?

“那就,拜托你了!”

“嗯。”亚撒淡淡的答应了一声,看似波澜不惊,实际上,心里却已经被兰伽的一句话搅乱了。好像一滴水滴进沸油,开心得炸了锅。

因为是自己主动同意的,兰伽似乎觉得应该表现出一点诚意来。叹息一声,闭上眼睛,兰伽主动微微抬头用自己的额头轻轻地顶了亚撒的额头一下,这个动作让他有点难为情,可是亚撒似乎并没有顾及到他的感受,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好像不愿意一样,兰伽立刻尴尬的想要睁开眼缩回头来,可是却被人一把摁住了后脑,光洁的额头紧紧地贴了上来。

他的精神力好像已经接纳了亚撒这个入侵者,安静的蜷缩在各自的角落任由亚撒的精神力在他的脑海里兴风作浪。

兰伽不知道,他的精神域早就在他去亚撒家的那一次就已经接受了亚撒的力量。那次趁虚而入之后,亚撒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悄悄潜入兰伽的大脑中,这一段时间以来,兰伽的精神力已经习惯了亚撒的存在,不在主动攻击他,反而像是认可了他的存在,即使兰伽的意识试图调动它们,它们也不怎么听从兰伽这位很少使用它们的主人的话,反而自然而然的亲近哨兵。

“集中精神”亚撒【河里的啊螃蟹啊便宜啊卖】“把你的精神释放出来,就像上一次你在我的房间做的那样···不要只是精神触手···”

亚撒的声音在耳畔回响,兰伽如果现在能推开他肯定会狠狠的给他一巴掌,这个样子让他怎么集中精力?!

可是哨兵低沉的声音好像带着深入灵魂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深入他的脑海之中,带着他的精神不由自主的向远处延伸出去,游过走廊,穿过墙壁,碰到了一堵厚厚的、精神铸成的铁壁铜墙。

“别怕,我在保护着你”亚撒摁着兰伽头的手缓缓下移,轻轻地拍打着兰伽的背,好像在安抚他。

兰伽的精神力得到了鼓励,精神力悄无声息的沿着墙壁蔓延开来,仔细的摸索着墙壁上细小的缝隙,然后从这些几不可见的小小裂缝里一点点的渗透进去。可是那些缝隙太小了,兰伽每次都只能往里面输入极细的一条精神力,他的神经绷得紧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落下来流到亚撒的鼻尖上然后又落回他的唇最后滑下,留下一道亲密的轨迹。

“兰伽,不要紧张,你知道怎么做的”亚撒细细的亲吻着兰伽汗湿的鬓角,兰伽的情绪清楚的通过精神传递给他。其实他自己对于能不能成功也没有任何把握,但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就是让兰伽明白他的心意。

只有精神的连接才能最真切的把一个人的想法传递给另一个人,就像他现在能感受到兰伽的情绪一样,兰伽也会清清楚楚的感知他的心情,一点一滴,甜蜜的苦涩的,一点不剩。

或许他这样做太过仓促了,但是别无选择。行程已经过了一半,这次机会一旦放过,他不知道兰伽是不是又会像从前一样一声不响的从他身边消失。离开小镇后他不是没有回去找过,可是兰伽却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且兰伽的精神力,和上一次他进入时又不一样了。

上次兰伽晕倒的时候他曾经潜入过兰伽的精神域,却发现那里已经和三年前在小镇上的时候相比已经发生了变化。虽然很小,但是却并不是没有。他的精神力依然非常孱弱,时断时续,甚至是流的更加缓慢了。但是他精神中像是被撕裂过的那些伤口却在缓慢的愈合,如果说在小镇上兰伽的精神力像是流淌在狭窄溪谷里的小溪流,那么上一次时溪流没有改变,但是河床却拓宽了。这就像是雨季来临之前为了迎接更大的水量而做的修缮准备。这一次进入兰伽的精神域,这种感觉比上次更明显了。

按说无论是哨兵还是向导,他们的精神力多少都是从出生就决定好了的,即使后天锻炼,也只会是能调动的部分增多而不是天生的容量加大,可兰伽的表现,却正好打破了这个定律。这种想法,加剧了亚撒的不安,他必须加快脚步,在猎物发生任何不可预测的变数之前,将他拆吃入腹。

其实亚撒的直觉的确很准,兰伽的打算也确实是这次的事情一结束就立刻远离联邦星这个是非之地。

越来越多的汗水从兰伽脸庞低落,就连亚撒也开始感觉到有点吃力。但是他不敢有丝毫疏忽,他们已经到了精神壁垒的最里面一层,越是胜利看起来就在眼前,越是不能放松警惕。

终于,成功了!

两个男人的对话清晰的传入亚撒和兰伽的耳中,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兰伽也因此忽略了自己还被亚撒抱在怀里这个暧昧的姿势。

“···这次太突然了点,能确定吗?感觉和以往的案列不完全一样···”

“应该错不了,除了这个原因,不可能还有一次一个星球的人同时消失。”

“说的也是。通知河蟹星那边了吗?”

“一发现不对,舰长就通知了。”

“怎么回应的?”

“还能怎么回应?都快十年没有发生这种事了,联那啥邦的人都傻了,差点忘了当年是怎么处理的了。”

“那看来明后天的就能返航了···”

“差不多,毕竟是星兽这种东西···哪里碰上了都是灾难啊···”

星兽!兰伽被听到的这个词震惊到一时手脚都僵硬了。怎么这种东西还会有?!明明···明明当年应该全都死掉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记忆中到底还有什么遗漏了!

“兰伽!”亚撒发现了兰伽的走神,立刻低喊提醒他。可是为时已晚,一个老师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抬起头往两个人精神潜伏的地方看了过来。亚撒当机立断,立刻强行唤醒兰伽的精神,精神力瞬间消散只剩下极小的几条顺着原路撤回。

几乎是他们撤离的一瞬间两个哨兵的精神力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差一点就捉到了他们。

“兰伽,你还好吗?”亚撒顾不得责怪他刚刚的走神,低下头查看兰伽的情况。

还好他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这是因为亚撒刚才强行消散了自己潜入的那一部分精神力,失去了保护的兰伽的精神力也跟着消散了,才会有所损伤。但如果被那两个老师抓到他们用精神窃听他们谈话,那后果可不止这么简单了。

“···没事。”兰伽沉默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亚撒是在问他,勉强挤出两个字。

亚撒看他心神不宁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知道已经失去了告白的好时机,干脆放他去休息:“不要想太多,好好睡一觉去吧。”

“好。”兰伽低声应道。

躺在床上,兰伽却无法入睡。又是近十年前···七年前兰伽受伤来到小镇上,他进入这个失去一部分记忆的身体,安格斯被软啊禁在河蟹星,现在又是星兽的事···到底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这一切之间会有关系吗?

最新小说: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辐射的秘密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有风险就对了 城市新农民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