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逃出生天(1 / 1)

兰伽心里感到非常别扭,尤其是看到眼前这个赤着上半身靠过来的男人,心里尴尬的简直想要推开他围着屋子跑几圈。

“警告你,如果乱来就让你体验一下生孩子的感觉!”兰伽恶狠狠的恐吓道,同时心里没谱的把额头贴上了对方汗津津的脑门。

就在刚才,兰伽说出自己的计划之后艾伦提出了一个提议,兰伽的精神力不足以在15秒中之内保护自己的意识不受伤害的同时误导屏蔽仪,那么如果加上自己的呢?哨兵天生不善于运用精神力,但是他们唯一会做的、从分化之后就一直在做的就是保护。

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运用精神力为自己的意识建立保护屏障。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的意识在过于敏感的感官影响下不受伤害。虽然操作起来或许不如向导得心应手,但是他们数年得来的经验足以让他们建立起最坚硬的精神堡垒。

兰伽的精神力用于误导屏蔽仪,而艾伦的精神力用于保护兰伽。只有这样,在15秒之内他们尚有一搏之力。

但是这样做并不是没有风险的。当然着风险只是对于兰伽来说,对于艾伦来说最坏的后果也不过就是失败,对于兰伽来说,如果成功,那么这个信息素上脑的哨兵就有可能在他精神力最虚弱的时候强行和他精神结合;但是如果自己的精神力不足以完成误导或者是艾伦的精神力不能全程支持下来保护他,那么他就有可能遭受精神创伤。轻则头痛难忍,重则昏迷死亡。

怎么看,这对兰伽来说都是弊大于利。

但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与其一起被关在这里4个小时被迫结合,还不如孤注一掷博取生机。

兰伽闭上眼睛,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精神力探了过去。

这是他精神力最原始的状态,没有任何修饰,像潺潺的流水一样,缓缓拂过哨兵的精神域,让艾伦整个人都感觉非常舒适,仅仅只是单方的探入而已,没有深入也没有结合,却能够让他感到神清气爽,难怪大多数哨兵都向往着拥有自己的向导。

只是,这股流水并不丰沛,甚至都不能算是连贯的。细细的精神力时断时续,看起来不禁让人担心它随时都有可能彻底断流。

同时,兰伽感受也到了艾伦的精神力。浑厚稳重,仿佛昭示着这个哨兵有足够的能力给他的伴侣安全感和依靠。哨兵的精神力静静的均匀分布在精神域的每个角落,仿佛是一位沉默的主人默默的注视着来访的冒失的客人。

兰伽的脸更热了。还好他的脸本来就已经因为结合热很红了,再红一点估计也看不出来。

这种沉稳的感觉和艾伦的画风完全不一样好吗?!明明只是个毛头小子而已···怎么会让人这么安心呢!看起来比自己那时断时续的小水流可靠了啊摔!让他这种年纪一大把的老男人的脸往哪里搁啊!

艾伦感觉到了兰伽的试探,他现在已经展现在自己眼前了!毫无保留的、把最真实、最柔软的思想毫无遮挡的呈现在自己面前了!这种感觉简直让他热血沸腾!他的意识、精神都在叫嚣着冲过去!捕获他!!他就是你的了!!!

可他以近乎自nue的控制力逼迫自己蠢蠢欲动的精神力安静的待在原地,避免他们将兰伽羞涩的“小水流”吓跑。

兰伽觉得自己有点矫情了。年纪一大把还害怕被嫩草吃了,明明一般来说比较冲动的哨兵都表现的那么绅士的没有丝毫逾越,自己却在这里纠结什么啊!

只是他忘记了一点,有时候猎人按兵不动并不代表着不想打猎,而是为了在猎物放下戒心以后彻底的吃干抹净。

定了定心,兰伽把自己的精神力传送到艾伦的精神力包裹之中。如果说兰伽的精神力是小溪流,那么艾伦的精神力就像一片安静的广袤深邃的海洋。百川归海,就像回归了生命的本原一样同时给两个人一种圆满感。

见兰伽放下心来,艾伦的精神力缓缓的包裹过去。他的精神力如同一层温润的水幕,安全坚固却又体贴有加,对兰伽的精神力不犯分毫。

可以开始了?

嗯。

精神层面的交流是无声的,两个人很快达成了默契。相互拥抱着以假装一种河蟹难耐的姿势不经意倒向仪器旁边,艾伦的手迅绕过兰伽身后,拿着金属圆片粗暴的猛一用力将仪器外层的金属打开一条小缝,里面的数个芯片承载器暴露了出来。整个承载器是一个看起来毫无缝隙的圆球,但是艾伦知道它其实并不如看起来那么坚固,他选中其中一个,屏住呼吸轻轻地不断的敲击着圆球表面,将听觉调动到最大,很快,他就锁定了一处地方用力的将金属圆片□□去,看似牢不可破的圆球表面竟然出现了凹陷,那是为了维修而留出的开口。

但是艾伦手中并没有它的结构图,只能凭着优秀的听觉辨别最脆弱的地方。他的手指非常灵巧,以一个刁钻的近乎不可能实现的将圆片推了进去。

这台仪器装有自我保护措施,如果不能一次彻底破坏的话将会激警戒系统,它的智能处理器与整坐飞舰的中心智脑相连接,飞舰接到警报会瞬间进入全面封锁,所有舱之间相连的安全通道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封锁,包括通向出口的道路。因此艾伦只能暂时阻断它部分重要数据的传输,在可智能修复范围内仪器会启动自动修复,但是不会过15秒钟,时还未修复的将被自动判定为需要人工修复。

如果这样,那么监控室里的人很快就会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了。

动作突然一滞,他已经接近芯片了。

就是现在!!!

芯片被破坏,实验室内的屏蔽信号迅消失。

兰伽的蓄势待精神力猛地弹了出去,迅侵入了智能锁内部,没有了屏蔽仪相互作用的智能锁并不能抵抗兰伽的精神力。

兰伽眼睛紧闭着,他感觉有无数的符号杂乱的在他眼前呼啸而过,他感到耳朵轰鸣眼花缭乱,然而他抓不住它们。他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他的精神力不足以支持第二次尝试。

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滴落到下来,顺着下颌滴入衣领消失不见。

他的精神现在高度紧张,精神域中被撕裂的旧伤隐隐作痛。

他的精神力输出快要到达极限了。

可是他还是没有找到他想要的。

1o、9、8····

要不行了···

但是,一阵暖意涌遍全身。伤口也被温柔的包裹住,止住了疼痛。力量重新在兰伽脑海里充沛起来,是艾伦。

兰伽的感官瞬间被放大了数倍。混乱的代码符号在他的世界里瞬间清晰了起来!它们的走向、他们的波动···瞬间被他的精神包裹!所有的干扰波动再也不能妨碍到他!

找到了!兰伽的精神触手以雷霆之势精准的击中那串代码!一瞬间将它的波动放大到最强!这个波动与兰伽的精神波动最为相似,被放大之后瞬间短暂的覆盖住了其他的波动。

与此同时,屏蔽仪出一阵“嗡嗡”的声响,仪器被重新启动了!

屏蔽仪信号狰狞的向兰伽的精神力和被伪装了的智能锁信号扑过来,兰伽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面部不由自主的出现了紧张痛苦的表情。

可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一堵高大结实的墙壁将一切惊风骇浪牢牢挡在了兰伽精神域之外。他没有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感激的看了艾伦一眼,兰伽仿佛泄被捉被囚的怒火一般一脚踹在了实验室的门上···

“咣当”!

大门应声大开。

“走!”艾伦拉起兰伽跑出了实验室,一路冲到外面的走廊上。

监控室里的人几乎是立刻现了他们的逃跑行为,一道道门重重落下,但是这些劣质货完全无法与实验室的门相比较,因此都被艾伦一脚踹开。

或许当时是为了避免兰伽起疑心,他们被关的这件实验室与货运舰的休息区相隔的十分近,也没有设什么特别关卡,大概是从来没想过被关进去的人还能突破智能锁跑出来。

货运舰上大多数是普通人,他们虽然知道飞舰里有一片禁区,但是却不知道里面在做什么实验。大概也就是当做“机房重地”之类的从不靠近。

因此当赤着上身的艾伦和衣衫不整的兰伽从里面跑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用一种震惊的目光看着他们。

偷那个啥情偷到禁区里去,简直不能更有情趣!

甚至还有人调/戏的冲着兰伽吹起口哨,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是下面那个。脖子上那一片不要太显眼呦!

顾不得害羞,两个人一路狂奔逃出飞舰。跑到舰门的时候,正巧维修队在抢修被艾伦破坏的大门。在众人惊诧的目光里,可怜的舰门再一次遭到了大力破坏,被艾伦踹出了一个巨大的凹陷。

维修队的大叔们都愤怒了!

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敢不敢再晚来一会儿!

尼玛我们刚刚修了那半边啊啊啊啊!!!

最新小说: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城市新农民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有风险就对了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辐射的秘密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