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进击的土圆圆!(1 / 1)

汤米坐在店里,喜滋滋的收拾东西下班。芬娜刚才打电话来说,这两天放假,大家都可以好好休息。汤米虽然只是个酒保,但也是拿工资吃饭的人,和靠出台费为生的姑娘们不同,酒馆一两天不开业也对他的收入影响不大。

与此相对的是店里的姑娘们,个个都愁云残雾。酒馆一天不开张,就意味着她们要么没有生意要么就要到街头上拉/客人,因此个个都心有怨言。看见汤米喜笑颜开的样子,分外不爽。

“喂,汤米,我的烟抽完了,出去给我买两包!”

“珍妮姐,你的烟我刚刚还看见还有半包啊,而且咱们店里不就有烟吗?还比外面卖给你们便宜,你要的话,我给你拿两包。我这就要下班了。”

“你懂什么你?姐姐要的就是外面的烟,让你去买你就去,芬娜不在你就不听我们的话了怎么地?!”珍妮两眼凶悍的一瞪,立刻把汤米刚刚因不满生出来的一点小气焰给掐灭了。

“好吧···好吧···我这去!这去还不就是了!”汤米不满的接过珍妮递过来的钱走了出去。

“嘿,珍妮,你干嘛对那小家伙那么凶呀?”

“艾丽尔,我就是看他那得意的样子不高兴罢了,谁让他能休假,我们却要为了生计奔波呢?!”

“算了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喂,你看!外面那小哥不是上次和怀特先生一起来这里的人吗?喂!艾伦!艾伦!”

艾伦听到了有人在喊他,他停下来看过去,现自己正好在白烟囱酒馆前。芬娜这次带他去的地道是尤金地下世界的入口之一,并不是在酒馆里那个,因此他从那边过来还是路过了白烟囱。

喊他的是个女人。

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但是有可能认识兰伽。

艾伦犹豫了一下,走进了酒馆。

“嗨~小帅哥~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呐?怀特先生没和你一起?”妓/女们看起来有点失望,但是还是一窝蜂围了上来,试图引诱他共度春/宵从他身上赚一笔。

“我在找兰伽,你们没有见过他?”兰伽没有来过,他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艾伦失望的皱起了眉头。

“不,没有。”珍妮肯定的说道“但是汤米或许····喂!怎么跑了?!”珍妮错愕的看着艾伦一阵风一样跑了出去。

“算了吧珍妮”艾丽尔拍了拍她的肩膀“汤米下午不是去货运舰那边送酒了吗?怎么会见过怀特先生呢?”

“说的也是。”

实际上被艾伦惦记着的兰伽现在处境确实很不好。

男人消失以后他试图打开门却现已经被锁住了,他还不太听指挥的精神触手被死死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没有一丝能逃出去。当他试图强行用意识突破屏障的时候脑海中瞬间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刺痛,兰伽措不及防的眼前一黑,抵抗不住剧痛晕了过去。

就在他晕过去之后,一个高大的机械人从裂开的墙壁中走出来,将注射器扎进了他的身体。黄色的不明药液被缓缓的推进了他的身体里,空气中一种美妙的香气从他身体的深处弥漫开来。

与此同时,实验室里一闪暗门的后面,一个果着身体的男人抽动着鼻子醒了过来,一双赤红色的眼睛里充斥着欲/念和无法抑制的渴望。

兰伽晕了过去,但是他的意识其实并没有完全消失,相反的是,他反而觉得从来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醒了。

他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如果一定要形容,大概就是在地球上时鬼故事里听过的灵魂离体。

他平静看着自己躺在地上,但他感觉这一刻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并不是进入这个身体之后有些浑浑噩噩的那个人。他的灵魂轻快的飘出这个飞舰,意识屏障并无法完全阻止失去肉/体的灵魂离开,曾经重创他意识的墙壁如今变成了一个吹弹可破的水泡泡。

他看到了自己飞到了小镇的上空,小镇里的任何一个角落对他来说不再是秘密:他看见土圆圆白条条和灰点点在灌木丛里觅食,白条条和灰点点亲密的靠在一起,土圆圆孤单的自己站在一边捉虫子;他看见白烟囱酒馆里女人们在欺负汤米,酒馆大门紧闭着;他看见艾梅恼火的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怀里抱着她刚捡回来的小猫,她的母亲在门外愤怒的唠叨着;他看见芬娜和尤金坐在一起,尤金打着瞌睡,芬娜的脸上带着焦急和愧疚;他···看见了自己躺在实验室的地上,一个【河蟹】的陌生哨兵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的身体,欣喜若狂的俯下身舔/吻着自己的颈间,把自己抱进了怀里。

但是,这一切对他来说好像都再也无所谓了!就好像一个死了的人对俗世已经失去了眷恋。这一刻他是完全自由的!没有任何一个灵魂可以抵抗这种拜摆脱身体束/缚的快乐感,管他是林兰伽还是兰伽·怀特!再也没有人能把他带回去了。

可是,他看见了一个人影。

有点熟悉,对了!那是他的房客先生!说起己还从来没有吃过这家伙做的晚饭呢,他突然觉得有点可惜。

这家伙在镇外的路上狂奔着,他要去做什么呢?是医院的方向?他又生病了?

灵魂没有察觉自己皱起了半透明的眉头。

“博士!博士!”一个研究员突然惊叫了起来“我们好像捕捉不到试验品的意识波动了!您快来看看。”

切尔德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放下了手里的事情,走到了检测仪器前。

并不是完全没有意识波动了——切尔德博士注视着意识图谱——但是意识微弱的几乎捕捉不到!

“立刻停止实验,将供体带回准备室,派人去检查一下实验品受体的情况!”看着倒在实验室中间的兰伽,切尔德有些烦躁。

只不过是一个伪向导而已!如果不是正好有情况合适的哨兵在他身边,自己压根不会费工夫捉他来!结果没想到···那个哨兵没被带来,来的只有这个伪向导!本着不浪费试验品的原则,给他和一个备用的末席哨兵注射了强制激结合热的药物,却没想到这个麻烦的伪向导又出问题了!

必须制止他们结合下去!否则一旦这个哨兵真的标记了这个伪向导,对方却死掉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机械人迅出现在实验室里,把脑袋还埋在兰伽颈间痴迷亲吻的哨兵强行拉开。哨兵的信息素立刻因为离开了结合对象的身边变得狂躁起来,药物引起的结合热让他变得六亲不认,疯狂的痛苦嘶吼着,试图脱离机械人的掌控重新回到躺在地上的可人儿身边,继续结合。

可是他只是个武力值不高的末席哨兵,几乎是没有反抗之力的就被机械人拖走关回了实验室的准备室里。隔离门重重的关上,依然可以听到哨兵绝望的慑人的吼声。

透明的灵魂飘在镇子的上空,但是他的目光已经不再是四处飘散的了。他无法自抑的注视着在小路上狂奔的哨兵,看着他偶尔停下来向路人询问着什么。稍一用心,他就听到了年轻哨兵的声音。他在找一个···叫做兰伽的人。那是谁?有点耳熟,会是自己吗?

这个猜测让灵魂觉得自己轻飘飘的。虽然他已经在飘了。

他记得,自己的身体不是在那个方向,这个笨蛋怎么会去那边呢?

灵魂叹了口气。如果他找不到自己的话是不是会很失望呢?灵魂开始不安的踱来踱去。

如果···他知道自己永远不见了,是不是会很伤心呢?灵魂停止了没有意义的踱步。

灵魂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他不再往上飘去,他的眼神开始向下瞟,他想要告诉那个哨兵自己在这里。可是没有人能看见他,他孤单单的像一只鬼(或许就是),没人能帮他。

“啾啾~”一阵清脆的叫声响了起来,灵魂低下头,是一只小小的麻雀,它叫土圆圆,一个被房客先生嘲笑过的名字。

土圆圆疑惑的眨着一双黑黝黝的绿豆眼,它好像看到了食物家的先生。可是食物家的先生怎么会飞呢?还飞的比自己都高呀!难道是自己长得太胖了?它伤心的瞅了瞅自己圆滚滚的身子。

小麻雀自怨自艾的如此认真,以至于它都没有看见食物家的先生在云彩上冲它招手。

灵魂急了,他疑惑的看着土圆圆,难道它是试图在自己圆滚滚的肚子遮挡下找到自己的脚吗?那它是要找一辈子的节奏呀!可是艾伦的身影已经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灵魂看了看见见看不见身影的哨兵,似乎下定了决心,从云层中俯冲了下去。它飞到土圆圆的身边,俯下身好像在它耳边说了什么。

但是很快,一阵巨大的拉力捉住了他,灵魂被扯走了,同时,躺在实验室里的兰伽睁开了冰蓝色的眼睛。

土圆圆疑惑的歪了歪头,它好像听到了食物家的先生的声音!可是没有人呀!难道它已经胖到出现幻听了吗纳尼?!Σ(°△°|||)︴

最新小说: 网游开局获得神级天赋 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 城市新农民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辐射的秘密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 有风险就对了 诸天:提前了十万年签到当魂兽 一切从纳兰嫣然开始